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2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傳法故事 (二)

「當年曾有幸多次見到師尊」

我是一九九三年修煉法輪功,當年曾有幸多次見到我們法輪功大法的師尊,回憶起來使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當時那珍貴的一點點、一滴滴、一幕幕又清晰的展現在眼前,感慨萬分。

我有幸參加了九三年八月在北京中國航天部二院禮堂舉辦的北京十二期、九四年三月在天津八一禮堂舉辦的天津二期、九四年十二月在廣州體育館舉辦的廣州五期三個法輪功傳功講法學習班及好幾個帶功報告會、諮詢會;參加過九三年在國際展覽中心舉辦的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九五年一月在北京公安禮堂舉行的《轉法輪》首發式、九七年十月二十七日(此日期不能十分確定)在北京某學員家召開的翻譯人員座談會,在這些活動中數次見過師尊。

這些如今都成了無比幸福美好的回憶,加上聽說的故事,要寫出來簡直太多了,我想大家已經寫過多次的這裡就不再重複了,下面是我的經歷。

覺者的風範

師尊講法從不用講稿,偶爾從衣兜掏出一小紙片看一眼,講起來出口成章、由淺入深娓娓道來,就這樣把博大精深的法理傳給了一個個普普通通的世人,從此以後這些人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

師尊無論在課間休息、課後答疑、專場諮詢時都極其耐心認真地回答學員的各種問題,百問不倒、百問不厭;經常為了讓更多人得法,擠出自己的休息時間,或利用班與班之間的間隙時間加班、加課、辦班、辦講座。師尊能講透宇宙中所有的一切,又能把每一句話都種到人的心裏,使學員感到師尊像慈父一般,無人不心服口服。

不僅如此,師尊在每一件小事上都身體力行,為學員做出很好的榜樣,處處教我們怎樣做好人,告訴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

記得有時在不對號入座的情況下,很多人為了看清師父,習慣性的搶座占座,師父友善的批評了這種做法,並告訴大家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應該怎樣做才和常人不一樣才是修煉狀態。在師尊教導下,在大法的班上不僅再也沒有搶座的事發生,老學員還主動把前面的座位讓給新學員、把票讓給新學員。這種行為是發自內心的,那麼自然那麼純淨。老學員還按照師父的吩咐,帶動新學員每次課後或會後大家都把垃圾撿拾乾淨、收拾好場地才離開。儘管有服務人員,這也成了老學員的自覺行動。

後來在大法的場內沒有人吸煙,沒有人吐痰,沒有人喧嘩,沒有人亂扔雜物。大家互相幫助文明禮讓,整個場形成一派非常祥和的景象,而且只要師尊一開講,全場立即鴉雀無聲,不用維持秩序,這是在當今中國社會其它任何場合都沒有的。這就是大法的場,能正一切不正的,把人溶在裡面,什麼不好的思想和惡習都被抑制住了。

所以才有了後來九九年四‧二五享譽國際社會的「法輪功素質」——上萬人上訪一天,街上無一紙屑煙頭的神話,一點也不奇怪。

師尊在講課當中每次都要顧及所有的人是否能看的清、聽的清,經常在條件不好時站起來講。在博覽會上,師尊更是經常站在那裏答疑解法,一站就是一兩個小時,有時就站半天。師父被學員拉來拉去的握手、簽字、照像,從來是有求必應。

常看到有被治好病的人來對師父表示千恩萬謝,這時師父總是非常低調,不收任何謝禮,而是鼓勵他們回去好好學法煉功。在班上當大家學動作時師父也從不休息,而是全場走一遍,我親眼所見師父繞著過道走過每一區域,如果有樓上的話也都要走遍,目光掃遍所有學員,認真的糾正學員的動作。還經常對台前的每一個小弟子摸一下前額,給他們調理一下。

大法的威嚴

師尊的慈祥和藹使學員在他面前一點也不緊張,反而覺的很親切。但是有誰要是干擾傳法師尊可不客氣了。這一點在錄音錄像中我們都能感受到。

我在北京十二期班上曾遇到干擾的情況,當時擴音器聲音忽大忽小併發出不正常聲響,舞臺燈光忽明忽暗,師尊與上邊機房對話時語氣表情都非常嚴厲。我們當時不懂是怎麼回事,還不太理解師父的做法。後來在天津二期中間舉辦的一個報告會上,師尊講了蛇精搗亂的故事,期間談到了北京的這件事,我們才恍然大悟。

在天津班上有人問到師父為什麼咳嗽的問題時,師尊也談到了另外空間的干擾非常厲害與傳法的艱難,因為他們認為人類該毀掉,這麼好的法傳給人太不值了。但大家都闖過來了。

還說到現在為止,很多神佛看到有這麼多人得法學法漸漸服氣了,開始不反對師父傳法了。理由是兩個沒想到:沒想到十惡毒世還有這麼多人向善,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能修的這麼好。所以師尊說從這個班開始正式傳功講法了,講得比以前深了,就是講後來出版的《轉法輪》的內容了,在此之前是預備階段,主要從氣功的角度講《中國法輪功》的內容,再以後就只講法不傳功了。

師父在開玩笑時還講過,說不定以後什麼時候想學功就得坐飛機到國外去學了,出口轉內銷。現在都應驗了。

當時有不少中國法輪功學員看到李洪志師父講法的時候,台上兩邊有阿彌陀佛和老子,還有八大金剛護法。前台跪滿了佛、道、神,滿場都是聽法的另外空間的生命,門兩側和每排座位兩邊都有天兵天將把守。師父說在另外空間沒人敢坐著聽法,只有你們坐著。在師父後期的講法中才談到為什麼這麼珍視大法弟子,可惜我們在迷中卻不知珍惜自己,有得到大法的人在這場中共發動的紅色恐怖中走不過來,丟掉了這麼珍貴的大法。

當時我什麼都不懂也看不到,像聽故事一樣,但能感到全場那種超常的莊嚴、肅穆和神聖的氣氛,這場景至今仍在我腦海裡。師尊每個班都嚴肅的要求大家上課不許遲到,為的是不能少聽一個字,也不允許影響別人聽課。現在我們才懂得了聽好課的重要性。

師尊辦班收費很低,有時各種原因多收的錢都會退回去。我在兩個班都碰到過不買票聽課的情況,有人提問說沒得到法輪,師父說你沒買票當然不給你了,不失不得嘛,要想得下去補完票就會給的。

師尊乘地鐵去講法

在北京十二期班的第二天下課後,我和六歲的女兒在地鐵五棵松站台上等車回家的時候,意外的發現師父與幾個學員邊走邊聊的朝我們這走來。我高興的上前和師父打了招呼,師父回禮並問怎麼樣、能否聽的懂啊等,然後繼續和學員聊天。

有學員告訴我不要圍觀師父,大家也都很自覺。我問:師父怎麼也坐地鐵啊?他說:師父住的較遠,怕麻煩學員,每天都一個人乘地鐵來上課,他也是今天偶爾與師父同路。

上車後因為沒與師父同一個門上,我也就看不見師父了。過了幾站車廂裡人少了,我突然看見師尊坐在離我不遠處,非常慈祥。現在我腦子裡仍然保留著這幅慈父的圖畫。當時我一激動就忘了學員的話,一把拉起女兒走到師父身邊問師父:這麼小的孩子能不能學的懂?師父示意不要打擾,我就退後兩步站在那裏。師父低頭閉目,過了一會兒突然向我們招手,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就把我女兒拉過去抱在腿上,邊與她聊天邊按壓孩子的前額處。女兒坐在師父腿上微笑著答著話,腿還晃著,不時的看我一下,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一點也不認生。

車到復興門站我們隨師父下了車,由於換乘的方向不同,與師父道別後就離開了。從那以後女兒每天飯都不吃,早早就催我出門,說師父不讓遲到。平時坐不住的她竟乖乖的跟我聽完了這個班,並且拿起《中國法輪功》這本書,隨便翻開一頁竟能順利的讀下來。她還愛看書中師父的法像。

沒想到第三天我們去上課時,在地鐵出口又巧遇師尊一個人在走;我剛一叫師父,師父立即示意不要打擾。後來在講課中師尊告訴我們,他每天不僅在上課時為學員調理,而是從看到學員報名表的照片時就開始幫助學員清理身體等,每天二十四小時、整個辦班期間不間斷的在為大家清理各個空間,直到學習班結束後看學員寫的心得體會時還在進行調理。因為工作量大、傳法時間有限,所以不希望大家干擾,並請大家諒解。

這件事讓我激動了好久,說不出的滋味。感到幸福的是能與師尊有這麼一段難得的邂逅經歷,難受的是我們沒有能力給師尊好一點的條件。尤其在北京八月份的大熱天裡,我們的師尊,為了度我們,不顧辛苦勞累,每天一個人擠地鐵來去,還要在驕陽下走很長一段路,就這樣師尊還要在路上利用每一分鐘為學員做很多事。要知道當時許多普通的氣功師都是車接車送前呼後擁的,我想唯有我們的師父是這樣的與眾不同。

這就是我見到的真實的師父,處處為學員考慮,實在令人感動。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五日美國紐約州參議院發佈決議讚譽「世界法輪大法日」(明慧網)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三千五百名台灣學員排「真善忍」及法輪圖形。(明慧網)

師尊的眼神

我最忘不了的是師尊的眼神。講法時師父深邃的目光嚴肅認真,與學員交流時親切自然,答疑時和藹可親,與邪惡交鋒時威嚴銳利。反正這麼多年我都形容不出師父的眼神,像磁石一樣牢牢的把我吸住。

當年在博覽會有機會在師父身邊,我就能一兩個小時目不轉睛看著師父那慈祥和善的面龐,一秒鐘都不願錯過,只要能抽出時間我就跑去看師父。每次見師尊都是這樣,永遠也看不夠,好像久遠以前就認識一般,一點兒也不陌生。師父的目光與我這輩子見過的任何人都不一樣,也都無法比擬,無法形容。

師父好像一眼就能把我們看透,在師父面前我感到自己就像個孩子一般,腦子裡非常乾淨什麼也沒有了,往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師父當時顯得非常年輕,頭髮烏黑濃密,皮膚超常細膩,沒有皺紋真的像嬰兒的肌膚一般。師父的手寬大柔軟,握住就像有了依靠,那種踏實溫暖的感覺也是忘不了的,在與師父握手之前就聽說過了。

因我與師父同齡,所以我對師父的形象覺的特別不可思議,印象極深。認識師尊以後,我只感到自己好像前四十幾年都白活了。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在以後的吃苦和磨難中,師父的眼神一直長在我的腦海中,陪伴我闖過一關又一關,使我堅定信念、不信妖言、永不放棄,成為我永久的美好記憶。

師父沒有收我的錢

一九九九年,中共誣陷師父時的所謂罪狀之一就是斂財,矇蔽了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可我們法輪功學員都知道事實與此正好相反。這裡講我知道的幾件事。

在廣州班,大家都知道師父為了節約開支在各地講法一直吃方便麵。學員請師尊時,師父只吃面前的一個菜,其它的看都不看,而且吃的很少。一九九五年師尊不在國內傳法了,聽說去國外,我想那得需要多少錢啊。我和愛人就把家裏的美元托當時的站長給師父送去,我們放著也沒用,不如讓師父傳法用,還能派上點正經用場。沒想到過了幾日,錢被退了回來,說師父堅決不收,讓我們不用著急,師父另有辦法。後來許多學員要捐錢,師父在講課時不止一次的講了,個人的錢和中小企業的錢一律不收。而且不許我們輔導站存錢,這已經成為一條「紀律」了。

當年學員之間代購大法書時,從來都是按進價收款,有時盜版書進價比標價便宜,即使是一元錢我們也都按師意退回。所有虧損都是服務的學員自己掏腰包,學員有困難的就由輔導員承擔,大家都是這樣做的。有時從煉功點過路的行人買書時,按標價給我們錢,我們卻按進價找給他多餘的錢,很多人都不理解,這時我們會說是師父不讓我們多收一分錢,往往路人都會讚譽我們的師父。

辦班時老學員學費減半,有人不知道時交了全款也都被退了回來。當年做錄像帶時也是用師父的稿費做的。


李洪志先生在中共江氏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後接受CBS記者的採訪(明慧網)


美國國會議員頒發一零六屆國會記錄:表彰李洪志先生,支持法輪大法。(明慧網)

師父為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

當年師尊從自己有限的資金中拿出錢來為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大家都很感動。因為關於師尊生活節儉的傳聞很多,老學員沒有不知道的,我們親眼所見也是這樣。所以大家紛紛響應,很多人當場在捐款箱中投入自己的心意。

我當時想為什麼師尊只捐給見義勇為基金會呢?是不是因為見義勇為是真正的捨己為人啊。現在我悟到,如今大法弟子在這場正邪較量的巨難中,對自己承受的生死威脅於不顧,捨棄個人的一切,甚至不介意被救對象及多數人的誤解,多年如一日,前仆後繼的向中國人講清真相,救人的這種自發的又是群體性的行為,不正是常人很難做到的嗎?不正是真正的捨己救人見義勇為的最好見證嗎?

師尊對弟子的呵護

由於我們長期迷在人中,習慣用人的方式思考問題,在修煉過程中做的好、做的差也常常不悟。偉大的師尊卻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像慈父般看護著我們,利用周圍的一切人和事點化我們,做對了給我們鼓勵,做錯了給我們提醒,摔倒了扶我們起來,犯了大罪都不會捨棄,這樣一步一步帶領我們走到今天。

這十幾年,無論在弘揚大法中、在遭受迫害中、在上訪申訴中、在全面講清真相中,在許許多多的場合中都有人問我同一個問題:「你見過李洪志大師嗎?」當我給予肯定回答並講述我的親身經歷時,無論是領導、同事、親朋好友、一般群眾,還是六一零人員、公安國安幹警、監獄管教、預審、犯人等,都會相信我的話,再也沒什麼說的了。

我很幸運,也很自豪,真的值得驕傲。

「我見過師父」這一句話就足以讓一切謊言、誣陷等不實之詞通通見鬼去吧!見過慈悲的師父,從此改變了我的觀念,改變了我的生活,改變了我整個世界裡的一切。得到偉大的佛法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慶幸的事、最重要的轉折,大法早已溶入了我的每一個細胞,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蒙受師恩十幾年,能記錄下來的也只是一點點,寫此文稿時都能感到自己沐浴在佛恩下的那種幸福、那種感動、那種美好、那種無限的慈悲中。大法弟子們正在以人的身軀、神的思想,實踐著自己的史前大願,創造著有史以來最大的輝煌。我能成為這其中的一份子真的是很榮幸。

中共發動鎮壓 反助法輪功廣傳台灣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超過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該事件經媒體大幅報導,把法輪功推向了世界舞臺。同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展開大規模鎮壓,法輪功學員遭到嚴重迫害,該事件經台灣媒體披露後,法輪功的知名度迅速傳開,由於免費教功,強調重德修善,祛病健身的效果卓著,僅憑口耳相傳就廣泛傳播,受歡迎的程度反而是中共始料未及。

法輪功在台灣洪傳十五年至今,已經有超過五十萬人學煉法輪功,成立約一千個法輪功煉功點,遍佈台灣各地,幾乎每個鄉鎮都有煉功點,包括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也有十幾個煉功點,台灣已成為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最多華人修煉法輪功的地區。


一九九九年海外中、英文媒體大幅報道關於法輪功的四·二五與七·二零事件。法輪功四·二五上訪真相、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七.二中共鎮壓法輪功真相仍被中共掩蓋。明慧網圖片

十年反迫害 教導法輪功學員秉持大善大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氏集團動用整部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特務、黨政、外交,進行了全方位的鎮壓,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洗腦、毒打、電刑、強姦、強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乃至活摘器官,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迄今至少有三千二百六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難以計數的無辜公民被綁架進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被迫害致傷殘、失學、失業、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這十年來,李洪志師父一直教導法輪功學員秉持大善大忍的精神,堅持「真、善、忍」的信仰,以和平、理性抵制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三千多個日子堅持不懈的反迫害,鍥而不捨的向世人講述著法輪功無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啟發人們的善念良知。許多人對法輪功的態度,從仇視、冷漠,逐漸轉為同情、理解、認同與支持。隨著真相的廣泛傳播,魔消道長之勢也日益明顯。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近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台灣總統府前集體煉功,呼籲公審江澤民,早日結束迫害。(明慧網)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二零零零年各國法輪大法學會共同協商,決定將五月十三日訂為「世界法輪大法日」,以紀念此一屬於全人類的偉大日子,對李洪志師父對人類社會的貢獻表達敬意,這一天已深得全球法輪功學員和世界各族裔民眾共同歡慶與感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千名台灣法輪功學員排組法輪圖形,恭祝李洪志老師新年好。(明慧網)


二零零八年澳洲昆士蘭學員祝賀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李洪志老師壽辰(明慧網)

本文轉自 http://www.epochtimes.com/b5/9/5/8/n2520054.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