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2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萬古天門開:法輪大法洪傳和正法時期(五)


江在中共大老鄧小平和陳雲的扶持下,在「六四」的血跡中,登上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位置。但在最初的幾年,江坐的並不踏實,在黨內地位十分不穩,因為一方面此時的江不僅僅受到來自左、右兩派政治老人的壓力,特別是鄧還有著決定生殺的權力。同時也面臨著黨內黨外對「六四」屠城的不滿。對外交往這時降到了冰點,許多國家在「六四」屠城後都把大使召回國內一段時間,貿易和武器禁運對中共的出口經濟打擊很大,另一方面,江在治國方面的低能開始暴露無遺。

為了鞏固自己在黨內的地位,江不得不討好李鵬這個出身於水利部的總理。由於李曾經是江的頂頭上司,因此每次政治局開會,江都是和李鵬並排而坐,共同主持會議。江第一次出外巡視就選擇了李鵬一心想上馬的「三峽工程」,並積極策劃使人大強行通過「三峽工程」的預案。這種討好是十分赤裸裸的,而全然不顧該工程引發的航運、發電、移民、生態、環境、戰備等重重問題,留下了巨大的隱患。

為了讓軍方聽命於無德無能、沒有軍方資歷的自己,江除了撥鉅款給軍方向蘇聯購買陳舊的武器外,又指示要拍出幾部歌頌解放軍的片子,一方面討好軍方,一方面給「六四」後痛恨解放軍的老百姓洗腦。江親自為一些片子題寫片名,包括三部斥鉅資的戰爭片《大決戰》。

江上台一年後,也就是1990年,因為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伊之間爆發了海灣戰爭。作為伊拉克的殘暴獨裁者的薩達姆的好友,中共一直與其暗地裡來往密切,並給予軍事上的支持。不過,1990年的中共自身也面臨著危機:因為「六四」的殘暴行為而在國際上陷入孤立。如果公開支持薩達姆,將繼續面臨著西方的制裁和唾棄。

海灣戰爭客觀上檢驗著江在當上總書記後到底能承擔和解決多大的難題。綽號「客裡空」和「江牛皮」的江此時有些不知所措。最終鄧定下的調子「少插嘴,不插手!」給江解了圍,於是中共在聯合國出兵伊拉克的決議上投了棄權票。中國古人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同施暴政的伊拉克和中共注定不會得到上天的垂顧。而中共的這一行為在其所謂的好朋友薩達姆那裡也遭到了蔑視。

*鄧江分歧

而在國內的經濟改革開放問題上,江和鄧產生了分歧。大權在握的江認為越開放老百姓越難控制,因此江上台後講過一句與鄧小平頂著干的 「名言」:「讓私營企業家和個體戶傾家蕩產」(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江的家族成為「中國第一貪」時,江又大搞起「讓資本家入黨」了),他還有對應的另一個方針:「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而鄧認為改革開放、搞活市場,從經濟入手與美國抗衡,已經迫在眉睫。光有幾個經濟特區已經不能適應形勢的需要,中國必須改革經濟、全面開放。

江的保守和無能讓鄧小平開始後悔不該輕率聽信陳雲、李先念的話讓其當總書記。鄧決定另擇人選。

1990年春天,鄧在上海多次召見上海市長朱熔基,並對朱熔基進行考查,覺得朱是中共高層少有的懂經濟的人才,而且有魄力,具有實干精神,不是江那樣耍花架子的人。江在上海的耳目及時把鄧小平的動態報告給江XX,江的妒忌心又翻騰起來。

江的妒嫉源於自己無德無能,而又怕有任何有才能者威脅到自己的權位。雖然表面上江XX大權在握,但自從他上台,黨內外許多人士都不看好這個鑽營投機者,並估計江只是個過渡性的人物。江也深知自己在黨內地位還遠未鞏固,論資歷、才幹、人脈,自己遠居人後。對於權力的偏執使得江形成了強烈的妒忌心,將一切才幹、資歷、人脈等勝過自己的人都視為潛在的威脅。

1991 年春節前,鄧小平在上海發表講話,要堅持改革開放、堅持搞市場經濟。時任《解放日報》負責人的周瑞金等人根據鄧小平在上海的講話精神,撰寫了《做改革開放的「帶頭羊」》、《改革開放要有新思路》、《擴大開放的意識要更強些》、《改革開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備的幹部》四篇文章,署名「皇甫平」,開篇發表在 1991年大年初一的《解放日報》上。「皇甫平」的後台老闆實際上是鄧小平。這一切鄧小平既沒有通知也沒有刻意瞞江,鄧完全把江排斥在外。

這些由鄧小平支持、上海市長朱熔基直接過問的改革開放文章受到江XX的忌恨和抵制,江不僅對這個改革趨勢沉默不言,而且支持北京黨內左派人物發起的抨擊、批判,還派人對鄧小平在上海的言行進行調查。江XX本人則在北京忙著遊說大佬,尋找能夠制約鄧的人。

1991 年4月12日,在全國七屆人大四次會議上,鄧小平力排眾議,正式任命上海市長朱熔基為國務院副總理。5月,鄧小平為了表示對朱熔基的支持,帶著他一起視察首鋼,並且當面由衷的誇獎說:「我黨高級幹部中真正懂經濟的還不多,像朱熔基這樣懂經濟的同志,應當提到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上來」。鄧對朱的誇獎讓鼠肚雞腸的江XX既驚慌又忌妒,以後江XX經常讓親信搜羅材料,不管是不是朱熔基的責任,反正逮著機會就壓制、排擠和打擊,讓朱受到許多冤枉氣。

江XX暗中反對鄧小平的言論也被鄧知道,鄧對江強烈不滿。政治局常委喬石和副總理田紀雲多次發表支持改革的講話,鄧小平稱讚說:「很長時間沒有聽到這樣好的講話。」這又讓妒忌心非常強的江XX埋下了懷恨喬石、田紀雲的種子。鄧小平在對江XX等反對改革的人的強烈不滿和失望中,和楊尚昆、萬里、喬石等人商量,準備讓趙紫陽復出,並且在92年的十四大上徹底改組中共中央領導班子。江XX聞訊大驚。

1991年6月,鄧小平重新啟用趙系人馬胡啟立、閻明復和芮杏文。胡啟立任機械電子工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芮杏文任國家計委副主任,閻明復任民政部副部長。這是鄧小平準備為趙紫陽復出做的舖墊。

但是幾個月之後,1991年年底,貌似強大的蘇共,在幾天之內就垮臺了,隨之,柏林牆倒塌、波蘭團結工會獲勝、捷克斯洛伐克發生天鵝絨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轉型、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被推翻和處決、保加利亞完成了第一次全國大選……共產世界土崩瓦解,使得整個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蘇共的解體強烈衝擊中共,嚴重的打擊中共的信心,使得中共高度緊張,令江如坐針氈,極度不安,認識到xx黨也有倒台的一天。

1991年7月1日,江在中共建黨70週年的講話中,拋棄鄧小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路線,大力鼓吹以「反和平演變為中心」,加緊在思想意識形態上的控制,並且強調:「要劃清兩種改革開放觀,即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改革開放,同資產階級自由化主張的實質上是資本主義化的『改革開放』的根本界限。」江甚至從理論上聲稱「改革開放中也有路線鬥爭」,直接把批判矛頭指向了上海的「皇甫平」,即指向朱熔基以及朱的支持者鄧小平。江XX堅決反對改革開放的講話獲得台下左派們的熱烈掌聲。第二天,承受很大壓力的副總理朱熔基被打發到湖北考察並巡視暴雨災情,而江XX則在北京支持了左派們對朱熔基新一輪的全面清算。

8月31日,上海的「皇甫平」在《解放日報》第一版發表題為《論幹部精神狀態》的文章,提出:精神動搖是最可怕的事情,幹部必須解放思想。9月1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發了一篇由《人民日報》總編室副主任李德民和理論部一位高級編輯起草的社論《一切為了改革開放》和鄧小平對著幹,這篇社論由當時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環閱讀通過後,《人民日報》社長高狄卻故意加進一段「對改革開放要必須先問姓『社』姓『資』」的內容,對「皇甫平」進行全面性的、更高層次的批判。李瑞環根據鄧小平的指令,在第二天見報的社論內容中刪去高狄的這段話。為此,鄧小平狠狠的說:「《人民日報》想全面批判鄧小平。」鄧對江產生了極度的不信任。

在1991年年底的時候,鄧完全被江的所作所為激怒了,對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XX不僅完全失去信心,而且到了無法忍受的程度。事實上,鄧小平雖然在名義上沒有任何職位,但是仍然牢牢的控制著軍隊。

鄧小平看到,平庸、軟弱、無能、妒賢,思想保守、頑固的「第三代領導核心」江XX妄圖阻撓改革開放。因此,鄧小平痛下決心利用手中的軍權做最後一搏,準備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換反對改革的總書記江XX等人,讓堅決執行改革開放路線的人上台。鄧小平籌劃由喬石替代江,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並在八屆人大一次會議上當選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由李瑞環或朱熔基替代李鵬,擔任國務院總理;由萬里繼續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楊尚昆卸任國家主席;徹底解散陳雲把持的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

鄧曾就這個方案向楊尚昆、萬里徵求過意見。同時,為了表示對喬石的支持,鄧小平對喬石在各地的講話予以高度肯定,又讓江XX忌恨不已,把喬石看成了冤家對頭,鄧小平死後,江最後以年齡為限逼喬石下台,這是後話。

1992年,88歲的鄧小平在夫人、女兒和老朋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陪同下,從1月18日到2月21日,開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稱「鄧小平南巡」,以此希望推動經濟的進一步開放。

1992年1月18日,鄧小平到達武昌,會見了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和省長郭樹言。在會見期間,鄧直接點了江XX的名,要求關廣富和郭樹言兩人給「中央」帶話:「誰反對十三大路線誰就下台。」江XX對此懷恨在心,之後對鄧的南巡講話,遲遲不表態支持。

19日,列車到達深圳特區。一向比較沉默寡言的鄧小平在深圳發表長篇講話,明確向江XX發出最後通牒:「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台。」同時,鄧小平讓楊尚昆、萬里負責籌備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擬定包括總書記在內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單。除了他的密友,時任國家主席、軍委第一副主席的楊尚昆陪伴著鄧小平南行之外,鄧小平在這次巡視活動期間,單獨會見了喬石、劉華清、葉選平、朱熔基、楊白冰等人,一方面說明鄧小平為改革開放大力造勢,另一方面反映出鄧小平想提拔喬石、撤掉江XX的打算。

鄧小平在南巡途中還一再提起,說趙紫陽主管經濟工作的那五年「加速發展功勞不小」。南巡迴來後,鄧小平還不死心,又派人和趙紫陽聯繫。趙紫陽仍然不認錯。鄧小平在南巡前後,多次派人和趙紫陽聯絡,趙紫陽就是堅持自己沒錯,不改初衷,堅持良知而不堅持黨性,這在中共黨內是少有的。

鄧小平說的「誰不改革誰下台」,深深戳到江的痛處,江一直耿耿於懷。2月20日上午由江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鄧小平講話。江以「容易引起黨內幹部思想不穩」為藉口,刪去了鄧南巡講話大量內容,尤其是刪去了「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台」這類的內容,而且不許報導鄧小平南方之行的詳情,全國絕大多數人並不知情。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開全國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搞不搞改革是大會的焦點。面對江扣壓鄧小平南巡講話內容,中共歷次政治鬥爭中的王牌──軍隊說話了。在人大會議上,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率先喊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同時,楊白冰直接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社論,公開表示「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旗幟鮮明的支持鄧小平。在總參系統中頭一個響應的就是副總參謀長何其宗。楊白冰的「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直接針對江XX,從此江對楊白冰和何其宗兩人恨之入骨,他們後來都遭到江的清洗。

差不多同時,在人大會議期間的3月26日,《深圳特區報》一版頭條刊出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同志在深圳紀實》,率先披露了鄧南巡及發表重要講話的事實。同日下午,《羊城晚報》以少有的規格幾乎全文摘發了這篇報導;3月28日的上海《文匯報》、《中華工商時報》均全文轉載該文。3月30日,由江系人馬控制的新華社才全文播發此文,比《深圳特區報》晚了四天,反映出江的強烈牴觸情緒。

軍隊的強有力支持,極大的震懾了反對改革的人馬,使得形勢急轉直下,江驚呆了,感到軍隊的鋒芒直逼自己。在驚慌之餘,江又使出了政治上兩面派的伎倆,4月1日在會見日本人時,也在口頭上附和鄧小平講話。鄧小平認為,江XX完全是空話,根本沒有誠意,只是應付。

1992年5月22日,鄧不顧北京的酷暑高溫,親自到首鋼視察,並且當著在場所有幹部工人的面發牢騷說:「對我的講話,一部份人馬馬虎虎,應付我,一部份人很沉悶,其實是反對,不同意,只有很少部份人真正動起來了。」鄧小平當時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領導人李錫銘和陳希同「給中央帶話」,這個「中央」自然就是江XX了。

在這期間,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喬石多次指出對鄧小平的講話不能只停留在「大話、空話」上,暗中批評江。副總理田紀雲強烈表示支持鄧的改革。

田紀雲應喬石要求於1992年5月在中央黨校發表了不點名批評江XX的講話:「在消除『左』的影響的時候,要特別警惕那些風派人物。這種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有機會就跳出來反對改革開放。這些人一旦掌握了國家大權,對國家、對人民都是一場災難。」

這些話讓江XX恨得咬牙切齒。他看到形勢不對,準備再裝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紀雲幾句話戳穿。但令江無可奈何的是,當田紀雲發表揭露江兩面派講話的時候,江的大靠山,一向與田紀雲對著干的李先念因病住院。在5月底時,專家治療小組報李先念病危。江這時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勢對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只好見風使舵,反對「資產階級改革觀」的聲調開始降低。

*耍陰謀江地位鞏固

1992年春夏之際,有人已在議論江的總書記位置是否還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被形勢所逼改變了態度,言不由衷的聲稱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而且比其他人晚了很多。但江後來對自己可能下台的消息還是越想越怕,寢食難安,更擔心什麼時候老賬新賬一起算,說不定還要受到黨內大批判。於是江又偷偷去找鄧小平,做了「深刻」檢討,眼含熱淚表明誓死緊跟鄧小平,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是年六、七月時,鄧小平和陳雲就十四屆中共高層人事安排進行激烈的討價還價,高層為了人事安排的權力鬥爭進一步加劇。江搖搖欲墜的政治處境讓江的親信、中央辦公廳副主任曾慶紅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曾慶紅是個極有野心的人,權力慾極強,喜歡抓權、弄權。曾慶紅看到,利用江XX,是自己可以達到最高權力的捷徑,而且因為江XX的平庸無能,更容易操縱和控制江本人,以致幾年後聲稱自己是「攝政」。如果江XX現在下台了,曾慶紅明白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結束了。

在曾慶紅的出謀劃策下,江利用謠言並搜集黑材料,離間鄧與楊氏兄弟的關係。一時間北京針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謠言四起,說「楊家將不可一世」,「楊尚昆想取代鄧小平」、「楊尚昆、楊白冰試圖搞一場不流血的政變」、「鄧小平將不久於人世」、「楊尚昆想當軍委主席」等等。使楊氏最終失去了鄧的信任。此時大病初癒的鄧小平意識到要對後事進行安排,既要在十四大上確保改革開放的路線,又要防止「六四」被翻案,死後被鞭屍。在江XX一連串的刻意效忠假像下,鄧小平完全中了江XX和曾慶紅的陰謀毒計,加上陳雲和薄一波的反對,事到如今,鄧小平也只好放棄了原來的主張,打消了撤換江XX之意,並且廢除了楊氏兄弟的軍權,舉薦劉華清、張震等老軍頭輔佐江XX執掌軍權。但鄧小平內心深感江XX靠不住,只能作為過渡人物,要從長遠打算,挑選年輕的「跨世紀接班人」,在中共十四大上出人意外的給江XX安排了接班人──四十九歲的胡錦濤。給接班人安排接班人,在中共歷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鄧小平在世就隔代指定第四代接班人胡錦濤,這當然是出於對江XX這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不信任。據劉華清回憶,在十四大召開前夕,已經退休的鄧小平於1992年10月6日給中央政治局寫過一封信,談到了對中央軍委人事安排的意見:「今後主要由劉華清、張震兩位同志在江XX同志領導下主管軍委的日常工作。將來挑選接班人的工作,需要熟悉軍隊的人來承擔責任。」鄧小平在信中對新一屆軍委領導班子有個具體方案。

中共十四大在1992年10月12-18日在北京舉行,楊氏兄弟出人意料的被剝奪了軍權。楊白冰明升暗降,成為有名無實的政治局委員。而江得以保有總書記的位子。1993年3月中共八屆人大召開,江安排曾慶紅出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溫家寶被調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從此江氏人馬完全控制了中央辦公廳。

鄧小平雖然老謀深算,但是這次卻栽在小輩江XX和曾慶紅的身上,中了兩人的陰謀詭計。從此以後,親密無間的鄧、楊兩家斷絕了來往,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60年的友情在中共殘酷內斗中付之東流。事實上,鄧小平砍掉胡耀邦、趙紫陽、楊氏兄弟後,等於是自毀長城,在黨內和軍隊中失去了最有力的助手。劉華清雖然忠於鄧小平,但是一方面年事已高,另一方面能力有限,在政治鬥爭中不是江XX和曾慶紅的對手,幾年後也遭到江、曾的整肅。

*江的「兩面派」嘴臉

江XX一向兩面三刀,用人時卑躬屈膝,不用時落井下石。這裡有必要回顧一下江對楊尚昆兄弟的態度變化。1989年11月的中共十三屆五中全會上,鄧小平辭去了軍委主席的職務。江在就職演說中再三表示「沒有思想準備」,「力不從心」,「沒有做過軍事工作」等等。江還並一再向楊家將表忠心。他表示由楊尚昆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楊白冰任軍委秘書長是他自己做好工作的「有利條件」。十幾天後,江的講話被放在頭版以通欄的形式發表在《人民日報》、《解放日報》等各大官方媒體上。

江XX將自己卑謙的態度高調、明確的發表在官方頭版上,無疑表明江對楊家將是十分討好、甚至是卑躬屈膝的,但後來那個在鄧小平面前告楊家將黑狀的,卻恰恰又是同一個江XX。

這種前恭後倨的變化也反映在江XX對鄧小平家族的態度上。鄧活著時,江每次見鄧夫人卓琳,沒說話笑臉就先遞過去了;鄧小平逝世後,江就狠狠的整了一下鄧小平的後人。江自己有個「中國第一貪」的兒子,此時卻以要拿鄧的兒子貪腐開刀作威脅,還剝奪了鄧家人對鄧小平言論的解釋權。

但想當年,江進北京後,終於等到被鄧小平召進鄧府的那一天,當時的情景至今還讓太子黨們記憶猶新。當一臉謙卑、笑容可掬、侷促不安的江XX站在鄧小平面前的時候,在場的人根本沒拿他當回事,因為來巴結的人太多了,這副嘴臉實在不新鮮。鄧小平笑著向大家介紹了這位新面孔是總書記,在座的人依然一副不為所動、不以為然的表情,頂多朝他多瞥一眼而已。

來鄧家的人太多了,像走馬燈似的熙熙攘攘、川流不息,這難不倒有豐富拍馬實踐經驗的江XX。在走廊裡院子裡,無論見到誰,哪怕是個孩子,江都把腆著的大肚子收回去,微微側著身,滿臉堆笑,畢恭畢敬的說:「您先走!」這種過份的討好讓小孩子高興,讓警衛和燒鍋爐的害怕,說這個人很有心計,但也讓很多人感到反胃。

一般情況下,鄧家都是由護士或警衛員給鄧小平端茶遞水拿拖鞋,而江常常在護士或警衛員已經伸出手之後,仍衝到前頭去倒水或從地上拎起拖鞋來,讓那些工作人員伸著手進退兩難。

但2001年8月22日鄧小平97歲冥誕紀念日的時候,照常理受恩於鄧小平的江XX本應向媒體打招呼,多出一些歌頌的文章以顯示其不忘鄧恩人的提拔,再者給追隨者做個好榜樣,也可在人前留個好名聲。但是據中央宣傳部得到指示,江XX竟然下令不准刊登紀念鄧小平的文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本性再次暴露無遺。

江和曾慶紅陰謀得逞,打倒了楊氏兄弟,坐穩了總書記的位子,使得二人膽子和野心急劇膨脹,更熱衷於耍陰謀詭計、以散佈假情報和整黑材料的方式在中共高層恐嚇、拉攏和打擊異己,後來曾慶紅在中共高層得到一個「黑面殺手」的稱號,使得眾多人對曾又怕又恨。

十四大後,江XX表面上對鄧小平畢恭畢敬,內心深處卻既恨鄧小平想撤自己,又暗罵鄧小平給安排了一個接班人。這筆賬江不會忘記,在鄧小平死了之後,江整治鄧家,連燒鍋爐的、警衛員一干人都沒有放過。

本文轉自:( 【正見網】作者:心緣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