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2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明慧焦點:選擇

【主持人】我們剛才看到的這個短片是專制國家的年輕人成功逃往自由的鏡頭。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麼幸運。 1992年2月,統一後的德國,就有關一個柏林圍牆衛兵開槍殺人的案件舉行了公開審判。

【旁白】1989年初一個冬夜裏,剛滿20歲的東德青年克利斯和他的好朋友高定,一起偷偷爬上柏林牆企 圖逃向自由。幾聲槍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是這堵牆下的最後一個遇難者。

【主 持人】那個開槍射殺克利斯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裏奇。當然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柏林牆被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旁 白】 一同接受審判的是4個人,曾經是東德柏林牆的守衛。27歲的英格•亨裏奇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時說,「那個時候我只是在遵循法律和來自上級的命令」。但是法 官西奧多•賽德爾對亨裏奇說,「並不是合法的每件事都是正確的」。亨裏奇被判有罪。


【旁白】西奧多•賽德爾法官指出,這些衛兵雖然只是 「處於一條很長的責任鏈條的最終端」,但是,他認為「當你代表權力機構來殺人時,任何人都無權無視自己的良心」。 因為「他們違反了最基本的人權」。

【旁 白】 類似的辯護,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紐倫堡審判法西斯戰犯時,已有先例。當時各國政府都一致認為。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超越一定的倫理道德界 線。

【主持人】在當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慘無人道的迫害中,很多在司法系統工作的人,比如檢察官、法官、甚至基層的公安人員都在自覺不 自覺地推波助瀾,他們為自己開脫的藉口就是:「我只是在執行‘上面’的命令,根本就沒有選擇」。 這些人面臨著柏林牆衛兵同樣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對待政府或是上級下達的違背道義的命令。

【時事評論員陳君】 其實這些人在和法輪功學員的長期接觸當中發現,這個社會物慾橫流,可是法輪功學員是這個社會中難得的好人,但是,這些執法人員仍然要違背良心去跟隨中共的 邪惡政策,去迫害法輪功學員。柏林牆衛兵的下場給了我們明確的啟示。就像法官西奧多•賽德爾所說的,「當你代表權力機構來殺人的時候,任何人都無權無視自 己的良心」。

【旁白】1999年6 月10日,江澤民之流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類似中央文革小組的 「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迫害。中共的「610辦公室」比起柏林牆衛兵的上級還要陰險得多。610 辦公室在對下面傳達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時,常常是不留文字,而是口頭傳達。

【原北京市勘察設計管理處處長李百根】中共三個「610」 頭子,李嵐清、羅幹、丁關根,在人民大會堂召開了一個中央直屬機關、駐京軍事機關、北京市委司局級以上的領導參加的所謂的迫害法輪功的總結大會。當時我也 參加了,我其實是不夠格,可是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委裏的領導,想讓我接受教育的機會參加了。我去了以後,在會上聽到李嵐清講,從「7•20」迫害 法輪功開始以後,一直到當時十一月底,法輪功學員都連續不斷的在往北京上訪。他(李嵐清)講了一個,以後對法輪功的迫害要加劇,「政治上搞垮,經濟上截 斷,名譽上批臭」。他沒有會議資料,只是口頭在那兒講的。

【主持人】很明顯,610辦公室知道一旦這些政策落在紙上,那將成為被後人清算的 證據。只有口頭指示,沒有任何文件,就是為了到關鍵時刻把責任都推給下面,推給具體實施迫害、參與迫害的各級法官、檢察官和公安人員。


【時 事評論員陳君】口頭指令是不好收集證據的,可是起訴書、判決書上的署名那可是證據確鑿。有一些下面具體執行政策的檢察官和法官到現在還不清醒,還在被所謂 的「上級」利用著大搞冤案,在所謂的起訴書上、判決書上簽著自己的名字。其實中國大陸的每一位檢察官和法官,都可以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你拿著法輪功案捲 去接受上面的指示,上面都給指示嗎?有書面指示嗎。沒有吧!搞法律的都是很重證據的,到那個時候,你說自己是執行上面的命令,證據在哪兒呢?沒有。有一個 大陸法官的父親修煉法輪功,馬上警察要送他(父親)去勞教的時候,這位法官找到法院的行政庭長,要求提起不服勞教的行政訴訟,庭長說:「哎呀,甚麼都能 幫,就這個忙幫不了,上面通知不接待、不受理、不立案。」這位法官就問:「不讓受理,上面有文件嗎?」(回答是)「沒有,是市中院行政庭長電話通知的。」

【主 持人】柏林牆衛兵殺人案的例子,就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那些人的一個前車之鑑。即使柏林牆衛兵手裏有上面開槍殺人的正式命令,都沒有能夠逃脫法律和正義的 制裁,而只靠口頭指令就去具體執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這些人,又會面臨怎樣的結局呢?

【時事評論員陳君】其實中共的統治階層歷來都是找最底層 的執行者當替罪羊。 比如文革剛剛結束時候,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馬上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看守員或者是審訊員,內部審訊之後槍斃。軍隊也是同樣的模式, 內部清理,把一批軍人押到雲南秘密處決,告訴家屬,因公殉職。這些堅決服從黨的政策的人,到頭來都是這樣的下場。 


【旁白】在勞教所和監 獄裏,瘋狂的毒打和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那些人,把法輪功學員關進精神病院並注射不明藥物的那些人,在法庭上面對法輪功學員和正義律師的無罪辯護,而無動於衷 繼續簽署判決書的那些人,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長時間不讓睡覺,企圖用歪理邪說強迫轉化學員的那些人,都有機會做出一個選擇,是秉承道義良知抵制這 場迫害,還是趨炎附勢助紂為虐。


【時事評論員陳君】在柏林牆衛兵案件當中,台灣著名作家龍應台曾經問過一個擔任邊境守衛的東德人說,「圍 牆的守衛在改朝換代之後受審判,公不公平?」(守衛)說:「當然公平。」「……是總理命令他們開槍的沒錯,可是沒人命令他一定得射中呀!」「開槍可以說是 奉命,不由自己,可射中,就是蓄意殺人!」

【主持人】其實在歷史的審判到來之前,每個人都有用良知選擇未來的機會。已經有許多良知復甦的警 察,選擇了事先通知法輪功學員,使他們免遭抓捕;更有一些監獄警察、看守不但選擇了善待法輪功學員,而且積極為自己贖罪:比如把行兇作惡者的罪證悄悄記 錄,作為將來對罪犯審判的證據。同時,不斷的有中共體制內的人走出來揭露迫害。


【李鳳智】我鄭重的宣布,與中國共產黨徹底決裂!

【時 事評論員賀賓】猶太人追蹤納粹戰犯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他們無論天涯海角,都要將這些戰犯繩之以法。 最新媒體上報導了一個案例,是前納粹集中營一個警衛,叫德揚尤克。他早年隱瞞身份,移民到了美國。但是,在他89歲高齡的時候,仍然被引渡回德國受審。這 件事情大陸網民中引起很熱烈的討論,有的網民就說,中國人就應該學學猶太人的這種精神。


【旁白】「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2010年 3月22公開發布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涉嫌犯罪,被追查國際立案的部份責任單位和責任人名單。該組織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 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主持人】英格•亨裏奇的故事雖然是發生在德國的昨天。但類似的審判,會不會發生在 中國的明天呢?在這樣的審判來到中國之前,如果您有認識的朋友、親人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話,請您把這個故事告訴他們,請您告訴他們,還有別的 選擇。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我們這一期的明慧焦點,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本文網址: 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4613.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