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2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盤錦監獄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

一、吳連鐵被野蠻灌食殺害

沈 陽市遼中縣法輪功學員吳連鐵,於2005年4月13日在家幹活午間休息時,被遼中縣國保大隊長李偉伙同茨榆坨鎮公安分局長等五、六個不法警察綁架到遼中縣 第一看守所迫害,4天後被劫持到沈陽市張士洗腦班迫害半個月,由於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又轉押進遼中縣看守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在這期間看守所大 約有8個月不允許家屬探望。2005年12月,吳連鐵被非法判刑八年,監禁在盤錦市監獄三監區(大隊)三中隊遭受嚴重迫害,於 2006年5月22日在獄中被迫害致死。


吳連鐵生前照片

吳 連鐵,男,48歲,沈陽市遼中縣茨於坨鎮黃北村人,以做小買賣維持生計,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受益,以“真善忍”的標準做人,遇事 忍讓、寬容,是村裡公認的好人。99年7.20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吳連鐵家裡經常被公安局、610人員騷擾,無奈全家人曾被迫流離失所一年。2005 年12月被非法判刑八年,關押在盤錦監獄三監區三中隊遭受迫害。

2006年5月15日在盤錦監獄,吳連鐵只因見到中隊長王魁忠沒有摘帽子, 遭到惡警王魁忠的殘酷毆打,並送進二樓禁閉室,銬到老虎凳上折磨半天多,吳連鐵絕食抗議迫害,惡警王魁忠授意犯人強行暴力灌食折磨他,在絕食的幾天裡吳連 鐵一直被野蠻灌食。當絕食到第七天,吳連鐵被第四次野蠻灌食時,不知使用什麼殘酷手段,聽到吳連鐵發出特別慘烈的叫聲。之後,三中隊值班犯人許彥林等把吳 連鐵抬回監捨。當天晚上,吳連鐵食道大出血,便血不止,高燒40度。值班犯人把吳連鐵拖到水房,把褲子扒掉,拿盆往他身上澆涼水沖洗。

5月22日凌晨左右,吳連鐵已快不行了,犯醫李寧給吳連鐵量血壓為零,脈搏微弱。管教科長王忠海知情後仍不讓送醫院,直到凌晨三、四點鐘左右,吳連鐵已經去世後,才送醫院“搶救”。

2006 年5月24日,吳連鐵的家屬突然收到盤錦市監獄的通知去監獄,家人檢查遺體時發現,吳連鐵左胳膊肘的裡側有一個三角口用邦迪貼著,襯衣上有血跡,嘴唇和牙 齒之間有血跡,吳連鐵的姐姐和哥哥與監獄的警察交涉,說:“我兄弟進來的時候身體健康,為什麼在這呆了幾個月就死了呢?”警察說不出來,只是答應給死者拿 點安葬費。事後,監獄管教告訴吳連鐵的家人說:我們多少人都“轉化”不了他。最後管教對家屬說:吳連鐵是好人!有消息說,國際人權組織要到盤錦監獄調查真 相,因為吳連鐵在任何場合都堅持揭露惡黨的迫害,盤錦監獄怕他把監獄迫害內幕揭露出來,所以殺人滅口。

二、盧廣林被折磨致死

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盧廣林於2005年被警察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13年。在盤錦監獄,盧廣林遭惡警電擊等折磨。2009年2月盧廣林絕食抗議迫害期間,全身多處被燙傷,牙齒被打掉,在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盧廣林

盧 廣林2005年3月15日被撫順公安一處十幾名惡警綁架,遭到惡警毒打,之後被非法判刑13年,於2007年12月被從營口監獄轉到盤錦監獄繼續迫害,被 強迫超長時間奴役勞動。2008年4月1日和3日,盤錦監獄一監區以大隊長張國林為首的惡警對盧廣林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把人戴上背銬,按倒在 地。惡警每人手裡拎兩根電棍,腳踩法輪功學員的身體,七、八根電棍同時電擊法輪功學員的身體,特別是頭、脖子、前胸、後背、手心、腳心、大腿內側等敏感部 位。

2009年2月下旬,被送進“病監”,在那裡被封閉迫害,長期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監視,限制人身自由,在“病監”期間,犯人把導尿管系 上,不讓小便,盧廣林絕食抵制迫害,在惡警授意下盧廣林被灌大量鹽水。以犯人劉兵為首的用飲料瓶裝開水燙他,造成他全身多處燙傷,有三處面積很大。三九 天,他們往盧廣林身上潑涼水後打開門窗凍他,在地上拖拉他。盧廣林牙齒被打掉,被迫害致腦血栓症狀,全身不能動,臥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被迫害期間, 盧廣林三次出現生命危險,在盤錦第二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三、黃立忠被電刑等手段迫害致死

葫蘆島市連山區法輪功 學員黃立忠,在盤錦監獄遭嚴重迫害一年多,2009年10月20日家屬探望他時,看見他枯瘦如柴,渾身顫抖,虛弱的說話都很吃力。家屬這才知道,盤錦監獄 這五個月一直禁止他與家屬見面的真正原因,惡警王建軍是為了掩蓋對黃立忠進行的殘酷電刑、吊銬,被電刑和毒打迫害。僅僅過了五天,2009年10月25日 晚上9點半,獄方突然通知家屬,黃立忠已經死亡。

黃立忠

年 僅47歲的法輪功學員黃立忠,於2008年2月25日在家中被綁架,被連山區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同年九月份被非法關押到盤錦監獄五監區五中隊。五監區 惡警在人秘科科長劉鑫源直接策劃下,於2009年4月份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新一輪的迫害:電擊、吊銬,毒打,4月17日到19日連續三天晚5─7點左右把法 輪功學員黃立忠、張奇、趙璐、商豔明、呂秉貴、宮懷友、楊將威拉到嚴管隊實施酷刑折磨。4月20日開始,惡警把被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又上吊銬,2009 年4月20日黃立忠遭到大隊長王建軍等十分嚴重電刑和毒打,身體內臟嚴重受損。法輪功學員黃立忠家屬於2009年10月25日晚上九點半,接到獄方通知: 黃立忠已經死亡。

黃立忠的妻子是在2009年4月中旬最後一次見到他時,他身體一切正常,並且精神很好。2009年5月2日,黃立忠妻子去 盤錦監獄探望他時,五監區五中隊管教馬英稱,黃立忠違紀,五個月不允許與親屬見面。黃立忠妻子要求拿出規定,馬英拿不出,就說“這事不是我一個人決定 的。”黃立忠妻子只好回去了。六月中旬,黃立忠妻子又去五監區,找到五監區管教科,又找了姓魏的副大隊長,要求與黃立忠見面,又被拒絕,並說此事就是他決 定的,黃立忠妻子只好又回去了。

五個月之後,10月20日,黃立忠妻子來到盤錦監獄後得知黃立忠八月二十八日已調到七監區,她到七監區被監 區長(大隊長)張國林先找她談話說:“(黃立忠)經體檢身體不太好,今天送到五監區病監去了,你下午去見吧。”當天下午二點多,黃立忠由一名犯人攙扶著來 到接見室,黃立忠妻子說:“我都認不出他來了,面色憔悴,身體枯瘦如柴,牙齒變形,說話有氣無力,身體顫抖,僅五個月的時間,好端端的一個人變成了這個樣 子!四十七歲的人看起來象六十多歲。”

黃立忠妻子見面時告訴他說:他們不讓我見你,說你違紀。黃立忠說,說我違紀了?是他們把我電的差點死 過去,後來一點點緩過來了。黃立忠告訴妻子4月20日惡警王建軍等對他殘酷折磨險些喪命,造成內傷、耳朵間斷性失聰。並說他“遭老罪了”。黃立忠妻子想繼 續追問詳情,被旁邊病監的警察打斷,這次見面大約二十分鐘。當時黃立忠非常虛弱,說話吃力,身體一直顫抖不停。

僅僅過了五天,2009年 10月25日晚上九點半,獄方通知家屬,黃立忠已經死亡。監獄沒有給家屬下病危通知。黃立忠遺體:眼睛睜著、牙齒變形在外面露著,嘴沒有合上,瘦得已沒有 人樣,象個七十多歲的人,脖子底下皮膚顏色明顯與其他部位皮膚不一樣,右耳呈紫色,右耳膜已破。黃立忠七十多歲的老母看到自己最疼愛的兒子死的如此淒慘, 哭聲悲痛欲絕,後來哭得昏了過去。家屬提出的屍檢要求被獄方以及盤錦市城郊區檢察院拒絕。在中共邪黨統治下的中國家屬無處為冤死的親人黃立忠討回公道。

四、黃成遭受的嚴重迫害

2009 年9月份左右,黃成因不放棄信仰被獄警楊冠軍打他數百個嘴巴子、大隊長用手銬打胸部、各種電刑(水泥地潑水、水通電)等連續折磨,導致血壓升高、嘔吐、肢 體不靈活、口齒不清,身體開始浮腫,經常處於暈迷狀態,類似腦出血症狀。和法輪功學員盧廣林去世前的症狀非常類似,監獄在2010年上半年向黃成家屬提出 給辦保外。黃成歷經重重苦難日前才回到家中,目前身體狀況十分堪憂。

黃成,錦州市人,在2008年2月25日,被錦州市太和區公安分局等二 十多名警察等在家綁架,當日非法拘禁在太和區公安分局。在長達18個小時非法拘禁的過程中,黃成經歷了太和區公安分局惡警高寶、吳南、劉晉、王立勇、戴勇 等多名警察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酷刑折磨。造成左右手全部骨折了,左腳脖子大筋裸露出來,之後黃成被非法關進錦州看守所。只因修煉法輪功,在2008年8 月被太和區法院非法判黃成6年冤獄。

在2008年12月16日黃成被關進盤錦監獄,盤錦監獄因黃成傷勢嚴重拒收,太和分局警察戴勇就說: “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當時黃成除肢體傷勢外,經診斷血壓已經很高了,盤錦監獄還是非法收下,非法關押在一監區二大隊,當時中隊長王豔光把黃成剃光頭 他不配合,就把他押到二樓用八根高壓電棍同時電一個小時左右,電他時八根高壓電棍冒出的焦糊味的青煙瀰漫一屋子,並強行剃光頭。

剛入獄不久 因學法被惡警知道,惡警逼迫黃成說出是誰給的經文,他不配合,其中一個隊長說,打他就說了,於是3、4個惡警同時電他2個小時左右,又讓犯人踩他的臉,牙 被踩掉兩個,當時有一犯人實在下不去手了說,“我不幹了,沒(你們)這麼整人的,我不爭這份(獎賞)了。”參與的犯人換了好幾個,打人之狠毒,連犯人都看 不下去了。另外二樓電刑室點一個小紅燈,由於幹壞事心虛,惡警上刑時一般都不開燈,或開燈事先把法輪功學員戴上頭套再折磨。

2009年3月 末,盤錦監獄開始強制轉化,管教科的楊冠軍、管教科長胡曉東、李峰(科長),於中隊長。犯人孟祥林、王碩(毒犯)等幾個人用八根電棍同時電黃成,強行轉化 他,電完後他們為了不留罪證(疤痕),就把黃成腦袋帶上頭套吊起來,三天三夜不讓吃飯,不讓喝水,最後把他放下來時大隊長管風春(40歲左右遼寧鐵嶺 人),又把黃成衣服扒光扣在鐵椅子上用電棍一會一電,還叫黃成罵人,黃成不罵,大隊長管風春就開始罵人叫黃成聽,罵三個小時不重句,全是非常低級下流的不 堪入耳的骯髒話,這就是中共這個流氓黨培養出的獄警。在黃成困乏中打瞌睡時,他們就說黃成同意(轉化)了,官隊長還無恥的說:快讓他寫轉化書,這是你自己 同意的,誰也沒打你。上來兩個犯人拽著黃成的手強行按手印,同時惡警用電棍電手。

在這期間隊長楊冠軍指使犯人孟祥林等三個犯人將黃成雙手扣 在牆上,將他十個手指頭每個手指頭插一根醫院用的大號注射針頭,針是從指甲和肉之間紮進去的,血從針頭另一端流出,有的針從指甲縫紮進又從第一指節背串 出,血從針頭兩端流出,有的針紮進針尖被堵塞拔出後出血。慘不忍睹!至今黃成指甲蓋內仍留有傷痕。

2009年9月份左右,黃成聲明惡警強行 按手印的轉化書作廢,這時胡科長拿一張紙寫幾個字給惡警楊冠軍,晚上十點左右楊冠軍打了他三百多個嘴巴子,又讓中隊長李峰把他帶到二樓管教科反扣上,楊冠 軍又開始打黃成嘴巴子,有個大隊長拿手銬往他胸部上打,第二天黃成就開始嘔吐、頭暈,看上去特別難受。在這種情況下,於中隊長喝醉酒後,又開始用電棍電他 一小時左右,在他身體很難支撐的情況下還要強行拖進車間苦力勞動,而於中隊長酒後又扇他耳光,導致黃成再次血壓升高、嘔吐,心律不齊,肢體不靈活,口齒不 清,身體開始浮腫,經常處於暈迷狀態,出現腦血栓症狀,送到監區醫院繼續迫害他。

在所謂的醫院裡,惡警把他手腳扣在床上,不給飯吃,插上鼻管進行野蠻灌食一個月左右。出院前被打一種紅色液體的毒針,針紮上馬上就沒有知覺了,當醒來時沒有記憶,很長時間才能恢復一點記憶。出院時看到黃成口眼歪斜、吐字不清、臉沒血色、大腦遲鈍,行走靠攙扶。

五、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興 城市法輪功學員張崇躍被非法判刑十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六監區。自從身陷冤獄以來,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其妻子去看他時,見 他身體極度虛弱、消瘦,走路不穩,說話有氣無力,頭暈頭沉,血壓高達三級,高壓230,低壓140,飯量減少,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獄方用“認罪”做條件不 放人。

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劉立濤,2007年4月4日拒絕參加超負荷奴役勞動,管教大隊長張國林指使惡警張天亮、惡警唐海明,用十多根電棍電 擊法輪功學員劉立濤,電了兩個來回後(電棍反覆充電),張國林看不見效,又命令獄醫於景書用220伏電針,於景書在劉立濤的前額、人中,兩腳心,兩大腳趾 等處都紮上針,然後通上電流,電了半個小時,使兩根正負極電流在劉立濤前額冒著火花。

2009年3月31日劉立濤拒絕奴役加班,警察張寧叫犯人把劉立濤抬到管教科,用八十萬伏電棍電擊劉立濤兩腮四十多分鐘,兩腮被電的鼓起兩個大包,焦糊,呈黑紫色。目前劉立濤腦袋上不知何因留有幾寸長的刀疤,被迫害很嚴重,自己帳上有錢惡警也不讓買東西。

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姜波2007年4月2日被電擊心臟和左腳,強大的電流將他腳背皮膚擊穿,幾天後左腳腫脹的高高的,傷口潰爛成一個深深的坑。姜波拒絕奴役勞動,被管教大隊長張國林、惡警劉強、李峰、張寧用十多根電棍迫害四十多分鐘。

凌 源市法輪功學員張振學,2006年被非法關押在盤錦監獄一大隊,為制止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寫信的方式勸善並揭露管教大隊長張國林,管教科長吳風 剛、何久龍的惡行,把信粘在一大隊舉報箱上,並給監獄長宋萬中、張鶴前、黃永慶寫信,交給大隊長張國林轉交給監獄長。張振學把信投入監獄長信箱、檢察官信 箱各一份。然而獄方仍對法輪功學員繼續迫害。張振學以絕食拒絕迫害,管教大隊長張國林把張振學兩腳用鋼筋固定鎖坐在老虎凳上,用電棍電擊,從鼻子插管灌 食,鎖在老虎凳上四十八天,張振學兩腳腫的穿不上鞋,大隊長張國林指使犯人徐鐵輝、李志把張振學兩腳懸空,擔在前面的凳子上,把手背銬,並用繩往後面背, 用牙刷插肋骨,把棉衣扒掉打開窗戶凍。

2007年張振學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說話,警察王思深、李峰用兩根電棍電近一個小時,管教大隊長張國林 用電棍電脖子和臉。同年4月2日張振學抗議盤錦監獄一大隊的奴役,惡警張國林領著李峰、劉強、張寧三名惡警用十多根電棍從下午兩點鐘開始電,直到電棍沒電 再充電,人累了休息一會,張振學高喊“法輪大法好”,把在監捨休息的人都驚醒了。惡警劉強瘋狂的打張振學的嘴巴子,臉打變形了,惡警張寧用腿夾住張振學的 頭跳著高使勁電;惡警李峰往張振學頭上澆礦泉水,再用電棍電,惡警張國林對張振學打、罵、電,從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鐘,用八十萬伏的電棍兩根,其餘是四十 萬伏以下電棍,進行殘暴的迫害。他被折磨得遍體鱗傷,臉腫脹變形。

盤錦監獄給法輪功學員酷刑用的鐵椅子。鐵椅子是在一塊鐵板上,全部用螺紋 鋼筋焊成的椅子,人坐在上面,胸部和大腿被兩條8公分左右寬的鐵片捆綁,兩手被兩手銬扣在椅子腿上,兩腳被連體的兩個圓形的螺紋鋼筋鎖住,共5道鎖,只有 頭能動,屁股只能坐在三根鋼筋上。所謂坐在“椅子”上,實質是坐在三根鋼筋上,臀部很快就硌破,頸椎、腰椎、尾椎也不同程度損傷。長期被迫坐在鐵椅子上, 由於全身被銬住,只有頭部可以活動,雙手、雙腳、雙腿很快水腫一直達到大腿根,腫得象饅頭,在大夫的建議下才被鬆綁緩解一下,之後馬上又扣上。被上這種刑 罰時不准睡覺,刑事犯人24小時輪流值班監視,一低頭閉眼就捅醒。冬季不准穿厚衣御寒,扒光身上的棉衣褲,夜間開窗戶、開風扇凍。不允許說話、惡警慫恿刑 事犯打罵,人身侮辱。夜間不准大小便,白天限制小便次數。

盤錦監獄辦公大樓非常豪華,可監捨裡卻無比簡陋,三層監捨舊樓到下雨時從樓頂一直 漏到一樓。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犯人一個月只能洗1─2次臉。不給吃飽飯,還要超負荷勞役,無論法輪功學員和刑事犯人完不成任務就被上刑,24小時連軸幹 活是常事。一有上邊檢查時,就把被迫害得傷殘的法輪功學員強行塞到豬圈裡蹲著,檢查完時才讓回監捨。監獄打預防針時,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刑事犯人強制排 長隊,由犯人給紮,扎針是穿著褲子紮,不用消毒棉簽,一個監區的人只用一個針頭扎到完。

在監區內大隊長、中隊長、惡警就是土皇上,他們對法 輪功學員和刑事犯人可以隨便打罵、瓜分錢財,有一個朝陽的法輪功學員40多歲,被迫害成重病,監獄讓家屬拿很多的一筆錢,家屬沒有,惡警就以假善面目找法 輪功學員談話讓出錢,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向家裡要了3、4萬元給朝陽同修治病,結果絕大多數錢都被惡警拿走了。法輪功學員被打成重傷送醫院,所有費用由被打 者支付。監區還規定各監室一周必須花300元錢買監獄的東西,否則就懲罰:例如以檢查為由惡警把號內買的食品和日用品強行扔掉,迫使你再買,一次性盒飯要 50元錢一盒等等。惡警還抓住刑事犯人想早點出去的心理,尋找能為他們所用的人:找黑社會的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販毒的因有錢向他們勒索錢財,並拉他 們入中共邪黨,現在已有好幾個毒販加入了其黨。看來可笑,其實不然,現在中國民眾都在覺醒,退出邪黨,它感到極其恐怖、孤單,只好到監獄人渣中尋找同類妄 圖得以苟延殘喘。

以上所述只是盤錦監獄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全部內幕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都被封閉和正在發生著,迫害法輪功學員已持續十一 年了,在過去的十一年中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直不間斷的向參與迫害者講述著真相,並以大善大忍的胸懷救度那些被中共邪黨蒙蔽的對法輪功學員行兇者和不明真 相的世人,過去十一年來發生的一切足以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純正和善良。中共對這樣一群最善良的民眾的迫害,不僅毫無法律依據,不僅是嚴重的違法犯罪,而且 從道義上講根本就是傷天害理,天理難容!所有參與迫害的中共黨徒以及政府中的人員,如不立即停止犯罪行為並盡力彌補給法輪功學員造成的損失,都必將受到法 律的審判、追究和制裁,同時他們更會受到天理的報應和懲罰!

過去十一年來發生的一切已經把善與惡如此清楚的展現給世人,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會 做出正確的價值判斷。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聲援和支持法輪功學員,抵制和譴責中共迫害。我們希望更多的人,尤其是可貴的中國人,都不要辜負法輪功修煉 者在遭受迫害中還在向您講真相的無私付出,珍惜這寶貴的機緣,在善與惡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退出並遠離“假、惡、鬥”的中共邪黨,認同“真、善、忍”,為 自己選擇美好和希望。

本文網址: xinsheng.net/xs/articles/big5/2010/8/25/48432.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