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2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中共高官訪台 為何接連被告?

点此看大图片
在前往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公路旁,台灣法輪功學員高舉反迫害橫幅。(圖: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揭迫害 作惡官員台灣路難行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近一個月以來,廣東的省長黃華華、陝西代省長趙正永、宗教局長王作安、湖北省委副書記、610辦公室楊松等前後到台灣。他們雖然到台灣的時間和事由都不一樣,但是卻前後都受到被告。

那麼他們因為什麼理由到台灣之後會被連續的提告?另外,各界對此如何反應?對今後中國的高官到台灣訪問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今天我們是熱點互動的話題,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那我們首先給大家來介紹一下這些連環告的背景。

(影片播放)

廣東省長黃華華、陝西代省長趙正永、中共國宗局長王作安、湖北省委副書記楊松,這4名在大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以「經濟、文化交流」之名來到台灣。當他們一進到台灣,甚至早在抵台前,台灣法輪功便告以殘害人群罪。目前高檢署已經對趙正永和楊松的刑告分案辦理。

廣東省省長黃華華,率領一千人的官方訪問團,在16日抵台。

抵台不到半小時間,立刻被控告殘害人群罪,成為第一位受台灣法輪功團體控告的中共省長級人士。

廣東省長黃華華迎面走來,法輪功學員親手將訴狀禮盒交給他,並告訴他已經被告的事實。突如其來動作,讓黃華華愣了一下,禮盒推到旁邊,表情愕然看著學員。

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你手上沾滿血腥,停止迫害法輪功,你已經被控告了,全世界都知道,你逃不了的。」

黃 華華擔任廣州省市委書記時,主管迫害法輪功,廣州市從上到下,系統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他擔任廣東省長省委書記期間,廣東省公安對於法輪功 修煉者實施多種酷刑,甚至使用6萬伏特電擊棒刑求,電擊私處,集體強姦。截至2010年8月,單廣東省,至少就有75名法輪功學員,被證實迫害致死。

原本期待風光來台參訪的黃華華,幾天下來,法輪功學員總是隨行控訴,台灣招商行竟變成了被正義圍剿之旅。

參加農業科技產業研討會,陝西團一行人16日晚上到達嘉義高鐵站,卻不見陝西省代省長趙正永隨團,而是由副省長景俊海帶隊走出高鐵站,一出驗票口就遇到法輪功學員送交趙正永被控告的訴狀。

法輪功學員徐女士:「這是你的訴狀,停止迫害法輪功!」

高鐵嘉義站四個出口,有200多位法輪功學員對趙正永喊出停止迫害的訴求。陝西團成員紛紛探頭觀看。

法輪功學員:「趙正永你被刑事控告了,停止迫害法輪功!」

當景俊海一行人入住飯店時,又接到法輪功學員送交趙正永的訴狀,景俊海臉色相當難看。

法輪功學員陳先生:「針對趙正永的惡行,我們台灣法輪大法協會在台灣對他進行的反人類罪和酷刑罪這一個刑事訴訟,在南投的中台禪寺我把這個訴狀交給趙正永,趙正永他不發一語而由隨扈把訴狀接下來,就快步離開。」

對於趙正永被法輪功提告一事,本台記者再次向他提問。

記者:「請問省長,你在台灣被告你有什麼想法?」

趙正永聽到後不發一語,上車離開。

陝西代省長趙正永在被法輪功學員按鈴控告的第六天,選擇提早結束在台行程,星期六下午5點,從高雄小港機場搭機離開台灣。

在台灣法輪功團體提出刑事告訴後,中共宗教局長王作安15日抵達台灣。

法輪功學員:「王作安,你已經被告了!」

機場內「制止迫害」的聲音此起彼落,全指向中共國宗局長王作安,然而出現在人群中的,卻是大陸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鄔書林什麼都不解釋,快速上車。王作安這時還是未出現在鏡頭前,被控告的訴狀則一度由隨從接下。

法輪功學員:「停止迫害法輪功!」

因為嚴重參與迫害法輪功,王作安抵台前,就被控告殘害人群罪,是協助江澤民執行滅絕性迫害政策的主要幫兇,並且是全球法輪功人權律師團追訴的中共官員之一。

台灣法輪功團體控告中共國宗局長王作安違犯殘害人群罪及民權公約規定。張清溪指出,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不是為保障信仰自由而設,而是專門從事統戰滲透打擊信仰團體的單位。在中國除了法輪功之外包括天主教徒、基督教徒、佛教徒、藏傳佛教等,至今都仍然遭受嚴厲的迫害。

嚴重參與迫害的中國湖北省委副書記楊松於20日下午率團赴台灣。一抵達機場大廳就遭到法輪功學員呼籲停止迫害,湖北團更是大動作以人牆層層隔開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停止迫害法輪功!」

不過機場內停止迫害法輪功的聲音仍就此起彼落。

法輪功學員:「楊松,你已經被告了!」

就在楊松上車的前一刻,一位法輪功學員將訴狀送到他手上,楊松則是頭也不敢回的趕快搭車離去。

張清溪:「他(楊松)現在是兼任省610領導小組的組長,我們知道610是江澤民成立的超黨政的組織,所以他在湖北省迫害法輪功非常嚴重,他是迫害人權的現行犯,我們也是希望高檢可以立即逮捕。」

(播放結束)

主 持人:各位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共官員造訪台灣,為什麼接連被告?這個事態將如何發展?法輪功在全球狀告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的情況到底如何? 那麼台灣這個事情未來會怎麼走向?歡迎觀眾朋友打我們的熱線號碼參與討論,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那麼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 是新唐人特約評論員竹學葉先生,竹先生您好。

竹學葉:主持人妳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安娜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橫河先生,我們看到有意思的現象就是,在短短的一個月內,有4位中共省級高官到訪台灣都是被法輪功學員狀告,那您對此有什麼感觸嗎?

橫河:這4位不是因為他是高官或者怎麼樣才被告的,因為在這之前也有很多中共高官去訪問過台灣,但是都沒有去提告訴,提告他們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本身有迫害人權,迫害法輪功的劣跡。

黃華華原來最早是在廣州市做市委書記,大家知道迫害法輪功是黨委一條線下來的,所以市委書記就主管這個部分,在他統治廣州市的期間,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所以當時在他訪問加拿大、美國的時候,就已經因為同樣的理由被告。

那 麼台灣法輪功提告他的理由是「殘害人群罪」,這個在英文裡面叫 genocide,最早大陸把它叫做「種族滅絶罪」,但是後來因為它這個範圍超出了種族的範圍,有很多是在同一種族裡面由於宗教信仰或其他因素,所以更傾 向於現在海外把它叫做「群體滅絶罪」,台灣把它叫「殘害人群罪」。

那麼另外一個是陝西省長趙正永,趙正永並不是因為他陝西省長這個位置被 告的,是因為他當省長之前,最早的時候在安徽,然後從安徽調到陝西省的時候,在陝西省都是當政法委書記。他曾經在安徽的時候還主持出版過一本書,是反法輪 功的,他是長期以來在政法委系統裡面來迫害……政法委大家知道,它在中國這個系統裡面是凌駕於所有司法機關之上,控制他們來確保司法機關來執行黨的路線, 而不是依法辦事,所以他們就是專門負責來迫害人權,特別是迫害法輪功的。這些都有很多列記的。

第三個是王作安,王作安是國家宗教事務局的局長,在這之前是葉小文。這個局在中國,裡面設了5個部門,這5個部門分別管轄現在中國所有的宗教信仰和非官方的宗教信仰,對非官方的宗教信仰他就負責打壓。打壓的方式包括從理論研究方面,一直到具體的制定各樣的規章制度。

其中最早的時候,葉小文就是宗教局局長,當時在剛剛迫害法輪功開始的時候,他就專門負責給中央機關那些官員去從理論上分析為什麼要迫害,因為大家都想不通,他由理論上去分析。所以王作安現在接任這個位置,照樣的,他從迫害一開始是副局長,現在當局長了,這也是有罪責的。

最 後一個是湖北的楊松,楊松是省委副書記,但這個副書記不是一般的副書記,他也是專管政法的,在這之前他在西藏就是當政法委書記的,被調到湖北以後,就是當 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這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面有個辦公室就叫610辦公室,是迫害法輪功最臭名昭著的。所以這些人他都是有列記的,都是有 迫害法輪功的紀錄的,並不是說隨隨便便告他。

主持人:是這樣。這一次我想這麼多的高官接連被告的話,就是有內部消息說,中共高層是比較震動的,那我們好像也沒有看到有什麼樣的反應,我不知道竹先生您有沒有看到,就是說官方對此有什麼樣的反應沒有?

竹 學葉:我注意到這個事件之後實際上我自己有一個想法,我覺得他們不會有反應,通過這一段觀察呢,我實際上在任何一個媒體啊,不管是哪一方面,我沒有注意 到。但是我想作為中共,它在國際上一直是希望,不管它在國內對老百姓怎麼樣,在國際上都是希望國際社會來認可它的,所以它的高官在外面被告,實際上對中共 本身就失了顏面,因為國內的情況就都抖露到國際上去了,所以它這種極力掩蓋是避免不了的。

它如果正式對國際上回應,那當然我們是去希望看 看它說什麼,但事實上沒有看到這種情況,但是我想它們自己是非常擔憂的。因為這件事情說出來了,那國際社會的人就會來思考啊、來問哪,來了解啊,那麼它不 說話它不能夠把天下人的嘴巴全都堵上,別人還要講話的,還會時時展現在面前,所以我想它這種恐懼也是自然的。

主持人:所以它說也不行,不說也不行;反應也不合適,不反應也不合適。

竹學葉:對,我覺得是這樣。因為最主要是實實在在擺在那的話,它想抵賴顯然抵賴不了,要想說承認呢,對於中共來說也是不可能的。目前狀態也就是這樣了。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今天我們在線上還有另一位嘉賓,她就是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的發言人朱婉琪律師,朱律師您好。

朱婉琪:安娜妳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朱律師您是一直在台灣,我相信這個事件您也是一直在跟蹤的,那您能不能跟我們講一下,台灣的司法界和政界對於法輪功對這些中共高官的連環告是一個什麼樣的反應呢?

朱 婉琪:我想這次我身為法輪功人權律師團一起陪同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向高等檢察署提告的一個律師而言,我想我們這次在臺灣所得到的反應可以說是一片叫好,不管 是法律界以及人權活動家當中的重量級人物都支持法輪功學員,對於來訪的中共官員提出一連串的控告,甚至是公開的表態要求高檢署能夠答應法輪功的要求依法辦 理,立刻去拘捕和逮捕這些訪台的剛才各位所介紹的這些中共官員。這個在台灣已經非常的清楚。

我想補充一下剛才評論員所講的,其實在台灣的這個情況之下,中共官員想要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統戰的目的,可是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這次這幾個中共官員來台灣的統戰目的可以說完全瓦解,在台灣的連環告當中,中共特別難以說任何話。我簡單的說有幾個觀察。

第 一個,他不能夠叫台灣的司法不要辦,他是來統戰的,如果他叫台灣的司法不要辦的話,在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台灣一定會引起很大的反彈。第二個,如果他承認他 的確迫害法輪功的話,那台灣有五十多萬的法輪功學員不可能不吭聲,那就等於是逼著台灣政府對於法輪功迫害這個事情的一個表態,這個中共它當然不好講話。

第 三個,如果他不承認對於法輪功的迫害的話,那我們剛才說了,法輪功有五十多萬、六十多萬的學員在台灣,不可能接受中共否認這個事實,所以他不管怎麼樣講, 表態或不表態,他都是進退兩難,都是醜事。如果他一旦表態之後,他所有講的話還可以成為我們台灣的律師團進一步再告他的一個證據。所以我們就看到他們一路 對於法輪功的訴訟,還有對於法輪功的訴狀是採取逃跟避的政策,倉皇逃避、取消行程,甚至也不讓台灣所有的媒體進行採訪,然後公安保護他們十分的粗暴。這等 會兒我們都可以來談。

主持人:那我想您在台灣是比我們清楚喔,您剛才談到說他們是比較倉皇的逃避,而且警方保護他們也比較粗暴,您能跟我們介紹一下細節嗎?

朱 婉琪:可以的。我們先講台灣這次法輪功學員的連環告的反迫害活動,我們簡單用幾句話就可以講完,我們等於是「東西圍剿,南北聚集」。從任何這4個中共官員 還沒有抵達或者剛抵達台灣的機場的時候,我們就向高等檢察署提出了刑事控告。尤其在楊松的例子來講,幾乎是在1個小時之內,他就親手接到了高檢署受理法輪 功案的訴狀,就在機場上接到,而他在那個機場當中,遲遲不肯出關。

不管是趙正永或者是楊松,都一路的取消行程,取消了他們預定好的飯店, 甚至呢遊日月潭的時候,他遊湖都不敢上岸,因為岸上全是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台灣民眾一旦知道台灣的中央政府竟然是請這些人權惡棍來到台灣做統戰工作的時 候,台灣民眾的感受是非常的反感。甚至原定趙正永要召開的記者會,最後他們都不讓台灣的記者發問, 這不只是這些獨立的媒體記者,所以媒體一片嘩然。

然後我們要講,不是台灣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活動的粗暴,而是他們身邊的保安,因為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如影隨行的法輪功學員會突然的出現,會遞上訴狀,所以保安等於是如臨大敵的,很粗暴的,看到只要往前面接觸的這些台灣民眾,就會上前來阻擋。

甚 至我們聽到很多警察告訴我們,很多警察在台灣的民主法治社會是看得到,也能夠接受這樣的一個言論表達,甚至抗議迫害的活動;而這些保安不是,他們甚至會頤 指氣使的指使我們警察做一些事情。我們也聽到很多的警察們抱怨,覺得今天的這些中共官員的保安竟然把台灣的警察當作中國的武警來使喚,這些警察也很不以為 然。所以我們必須要講,確確實實從這4個人權惡棍來台灣的情況,他們統戰台灣的目的徹底被瓦解,達到的效果是完全相反的,而且還引起司法界和人權界的反 彈。

主持人:剛才朱婉琪律師談到了法輪功學員這一次好像是有計畫地要狀告這些官員,她談到「東西圍剿、南北聚集」,那我相信到過海外的人 都看到過法輪功學員各種各樣的活動,當然是都很平和的。那您覺得和海外的法輪功相比,台灣的法輪功學員狀告這些中共迫害的高官,他們有什麼特點嗎?

橫 河:我覺得在起訴這方面來說是類似的,因為在海外的話,這麼多年來已經積累了至少有50起左右的起訴案,起訴的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高官。那麼台灣還有一 個特點,台灣範圍比較小,法輪功學員比較多,因此中共的官員一進去以後,如果說他要想避開訴狀,或想避開抗議人群就困難得多。你像中共官員到美國來,他可 以繞道,像上次到德州去,德州那麼廣闊的地方,都是牧場,他要躲的話很容易,但在台灣就非常困難。

主持人:但是即使那樣的話,我記得上次在德州那個牧場,甚至在休士頓也是,很多地方都遇到法輪功學員。

橫 河:對,也是到處堵住的。我覺得有個很重要的特徵,凡是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官員,大部分是黨務官員,當然也有行政官員,大部分是黨務的,你像政法委就是黨務 的。政法委黨務官員很少有機會到世界各國去參觀訪問,因為參觀訪問你要對口,一對口的話,對方是政府機構,他跟中國共產黨沒有任何關係,只有到俄國,但俄 國現在沒有共產黨了,只有到朝鮮去才有對口關係。所以他沒有辦法去,而且去的話他必須換一個身分,換一個身分的話就不是這個頭銜了,只有到台灣去。

主持人:台灣是放開了的。

橫 河:不知道為什麼放開,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台灣為什麼要放開讓中共的黨務官員到台灣去。你像這次他們去的兩個人直接就是以黨務官員身分,像楊松是以省委副書 記和武漢市委書記這個身分去的,這個身分只有在建立統戰而且對方沒有認識到他是沒有對口的,其實國民黨跟共產黨也不是可以對口交往的黨派。

那 麼在這種情況下,就有很多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人,平常沒有機會到別的地方去,他會到台灣去,這樣台灣機會就多了。你不可能有一個省的省長或省委書記帶 500個人的代表團到美國來訪問,但他可以說我們要參加這個統戰工作,所以要帶500個人去,那中央就不管他了。所以他們實際上是花中國老百姓的錢去遊山 玩水,以統戰的名義,而且是以黨務人員名義去。這樣就造成了迫害法輪功的人去台灣訪問的機會比到其它地方去的機會多的多,而且在台灣被起訴和被攔到的機會 也多的多。

主持人:看來台灣法輪功學員也是很有策略的──東西圍剿、南北聚集。那我們看這些官員們,他們也許在國內就是說,這是我的工 作,我被上級要求這樣做,可能他們也沒有想到,比如我們看到一開始的新聞裡面,好像他們有的也感到很意外。那您覺得作為這些官員來說,他們是一種什麼樣的 心理呢?您覺得這一次到了台灣之後,他們處處遭遇到法輪功學員,而且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們,他們被告了。您覺得對他們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影響呢?

竹 學葉:我覺得從大陸的官員來講,他們因為在共產黨一黨獨大的環境中,幾十年就這麼泡過來,在國內做的任何事情,共產黨一貫都說是內政,所以跟「國外勢 力」……它用這種言語來抵擋。在國內因為從江澤民以下共產黨一直就這麼來迫害,當然它們不說是迫害,它就說是所謂的依法取締,反正都認為有理有據,我是國 家政權要幹這件事情。實際上它並沒有真的認識到這件事情在國際上是不能被接受的。

因為法輪功人家就是一個煉功,一個信仰,你不管用什麼名 目,你在國內怎麼做,但是國際上人們看這個事情是很清楚的。就像剛才橫河先生講的,有一些黨務官員實際上是直接主導迫害的,他沒有機會到西方直接以這個身 分來露面,但是到台灣,很多中國官員可能有這種心態,就覺得台灣是我們中國的一部分,好像回自己後院一樣,就不當回事。

其實在這之前有一 個很重要的先例,我自己印象很深刻。04 年的時候,當時的甘肅省委書記,就是黨務身分的省委書記,跟著當時的吳邦國,就是人大委員長到非洲去訪問。在尚比亞就接到了高等法院的傳票,因為他接到了 傳票,按照當地的法律就要審判他,所以他就臨時脫隊,藏匿了十幾天之後,偷渡到其它國家,輾轉十幾天之後,才乘飛機回到了國內。

這件事情 在國際上當時是影響非常大的,一個迫害法輪功的人,你覺得你在國內是合法的,甚至是你的工作,但是國際上不這麼看,人家是要把這個事情拿到法庭上來說的。 那個時候他已經明白了,你做了這件事情,一旦在法庭上把這件事情說出去,不管你怎麼認識,在法庭上是不能夠自圓其說的,是一定要認罪的,至少人家要給你判 罪。

所以說國內現在這些官員,他到台灣去,他沒有看到這個事情的本質,這不是他職務範圍之內的事情,雖然是共產黨執政,雖然你是共產黨的 官員,但是觸犯這樣一個「滅絕群體」的罪行,在現代是不被國際認可的,在台灣也是一樣。所以這些人接到了訴狀以後,他不敢回應,他也要迴避,他也不敢說自 己做的是對的,要到法庭上去對證,他不敢。但是他們有了這樣的經歷,在中共內部會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這種事情實際上是害人害己,他自己是沒有辦法替自己 辯護的,而共產黨也不會出來替他辯護。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我們先接一下美國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 先生:安娜主播好,竹學葉教授好,橫河博士好。「共匪」在各慶典中,表面上都做得冠冕堂皇很好,它們的「十一國慶」,我們不叫國慶,我們叫匪慶,叫偽慶。 完全掩蓋了它們在人民背後所做的種種壞事,除了嚴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以外,迫害六四學運,天安門民主愛國英雄人物、靈魂人物之外,還有你們剛剛還沒 提到,包括數次詆毀達賴。三個月前,央視一名共匪女主播就呼籲,叫大家都不要相信達賴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要反對。因為它作賊心虛,害怕達賴,達賴從來沒有 對不起它們,只有它們對不起達賴。現在它們做的虧心事太多了,所以現在被告也是很正常的,這是天理,它們自己應該負責,自己做的壞事要負責。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那二位有沒有要回應丁先生的?

橫 河:我來回應一下丁先生,剛才丁先生說到迫害其他民族或者其他信仰,其中提到了西藏。那我想說一下,剛才我們說的楊松,他在調到湖北以前就是在西藏當政法 委。但並不是沒有被告,國際上是有的,在西班牙曾經對中共的高官提出過起訴,而且這個案子現在還正在辦理。就是在西藏的群體滅絕罪,現在西班牙法庭還在訴 理當中。

另外,講到王作安就講到宗教局,宗教局迫害除了迫害法輪功以外,還迫害其他的,其中有一個,說出來全世界的人都會覺得很驚訝,就是宗教事務局曾經出過一個通知,一個正式文件,說西藏活佛不經宗教事務局批准,不得轉世。這種迫害拿到全世界去,都會讓人家覺得不可思議!

主持人:是有點不可思議。竹先生?

竹 學葉:王作安我注意到他最近到台灣去被告,其實是因為在整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宗教局是起著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那麼剛才橫河也已經提到,前任的王 小文局長因為當時中央迫害法輪功,這過程半年以後就迫害不下去了,因為很多人認為你沒有道理,你不應該這樣對待法輪功這樣的團體。葉小文就是在當時江澤民 的授意之下,給中共各個主要部門裡面,主要負責的黨務官員們,把他們叫來,給他們講課,講了大概6、7個小時,最終結論就是從宗教的觀點來講共產黨對宗教 的政策。

很多官員沒有理解,所謂宗教自由指的是現在因為消滅不了你們,允許你們存在了,最終的目的還是要消滅所有的宗教。而法輪功現在涉 及到那麼多人,如果發展下去,共產黨宗教政策就沒有辦法執行了。這是它從根本上考慮,不允許人們信仰宗教也好自己信仰也好,但是表面上憲法說的是要保證宗 教信仰自由,它就告訴官員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最終這些官員明白了,共產黨所謂宗教自由是這個意思,那就一定要在這個目的之下處理法輪功問 題,說法輪功不是宗教,說你不是信仰所以就要滅絕你,其他的是宗教是信仰,所以保護,但是你必須要在指定的範圍、指定的時間,由指定的人來替你做宗教上的 一些事務,那麼這些指定的人是要通過中共的認可。可是它在表面上說我們宗教事務管理局是不干涉宗教的,只是管理有關政務,實際上這個只是一個方面。

還有王作安也講,當然他的思想和前任局長是一致的,就是說所謂宗教管理局不是要發展宗教,這一點很多中共官員甚至政府內部的人都不清楚,所以它們講了很清楚,我們是要管理並不是要發展,這一點得搞清楚。

那 他現在到台灣去說,中國大陸宗教自由比以前發展很多很多了,其實是因為它對外一直是這麼樣一個面目,對內又是另外一個嘴臉,台灣的人我覺得很多未必能夠看 清這一點。所以剛才朱律師講的我覺得她看的非常準確,它所有這些活動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統戰。而統戰就是把它自己真實面目掩蓋起來,給你講另外一套,讓你 覺得很好,你相信了它,最後你就可以合作了,我覺得這一點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那好,我們再接一下朱婉琪律師。我們知道現在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已經受理了這個案子,他們處理的現狀是怎麼樣呢?

朱婉琪:我先補充一點,台灣基本上跟中國大陸在目前這個政治現實之下,非常清楚,兩岸對於法輪功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對於這次台灣法輪功學員以控告的方式來反迫害,我要補充的一點就是這4名被告幾乎都是提前離台的,他們的確是害怕台灣有可能的司法行動。

那你說他們來台灣有沒有心理準備被告呢?從人權律師的觀點,我們認為是有心理準備的。因為法輪功全球人權訴訟早在2002年就開始,2003年江澤民沒有到台灣,我們照樣提告。因此在兩岸開放之後,這些榜上有名,惡人榜上有名的中共官員,應該要心知肚明。

8、 9年來,法輪功不斷地跟國際社會講,法輪功的訴訟是為了制止迫害,為了揭發惡行,甚至要把他們繩之以法。這個訊息中共的政法委、610頭子、宗教局的局長 不可能不清楚,只是他們不習慣接到訴狀,他們沒想到在同文同種的台灣有這麼樣大的反差,有這麼快的動作,我覺得這個是他們沒有心理準備的。

而且因為台灣的司法不聽命中共,因此台灣會不會有一個檢察官突然跳出來說這個事情應該要偵辦,這是他沒有辦法一手掌握的事情,所以他的倉皇和逃避,以及提前取消行程是有道理的。

台 灣高檢署目前針對這4個人都已經分案辦理了,那我們很簡單地說,今天台灣高檢署所面臨的不是司法管轄權的障礙,而是良心的障礙。如果他能袪除掉對於中共高 官逮捕的政治壓力和心理壓力的話,依照台灣現行國內法則、國際人權的規定,台灣有十足的法律,經過我們人權界、法律界一再的跟高檢署公開呈明的那些法律管 轄上的問題,今天就等待高檢署能夠破除他們自己的心理障礙,來逮捕任何進入台灣的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

主持人:好,謝謝朱律師,剛才朱律師談到了台灣的連環告現在進行的情況。那我們知道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很多國家都告了這些中共官員,比如江澤民、羅幹這些人。那您能不能給我們觀眾介紹一下,在國際上,國際法是如何界定這些高官所犯的罪行,情況怎麼樣?

橫河:對於大部分的西方國家──美國、歐洲來說的話,它採用的不是國際法而是國內法,國內法裡面就是「普遍管轄原則」,事實上這不是國際法,大部分國家都採用普遍管轄權,只是在程度上不同而已。

另 外呢,因為普遍管轄權被國際司法界普遍接受也是近十年、二十年的事情,各個國家慢慢地接受了,所以它是一個國內法。而大部分國家在這個部分,也就是國際法 的部分,各個國家所採用的法律當中是變化比較快的。我們知道在美國曾經有4起訴訟的案子是被告沒有出庭,然後「缺席審判」了,有4起。另外阿根廷和西班牙 有兩個案子,我們已經討論很多次了,進行得比較好,阿根廷的案子最後還判了。

那麼台灣問題,剛才朱律師講了,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是,沒有 一個管轄權的問題。這裡還牽涉到台灣和大陸之間的關係,大陸在跟別的國家說的時候,它還可以說這是「元首豁免權」,別的國家的司法不能管,但它沒有辦法去 跟台灣說,你的國家司法不能管我們國家的,因為它不是聲稱是一個國家嗎?

主持人:剛才朱婉琪律師談到了在台灣的一些情況,那我想請問一下,因為台灣現在是個民主社會,司法是獨立的,那根據現行法律,(高檢署)如果有心理障礙的話,那跟判案又是個什麼樣的關係呢?

橫 河:我覺得它不能夠公開去否定這個案子,它沒辦法否定,因為這個案子太清楚了。所以剛才朱律師說得很有道理,它沒有法律上的問題,沒有管轄權的問題。因為 台灣自己簽署了「兩公約」(即:《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國際協定,也就是說它已經採用這個法律了,那麼在這種情 況下,它是有管轄權的,如果受干擾的話,可能真的就像朱律師說的,是一個良心問題。

那麼在這個問題上呢,我覺得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唐柏橋先生寫了一篇文章,我看了覺得很有道理,就說台灣是把中華民國定位在台灣還是仍然定位在整個大陸範圍之內?如果定位在整個大陸範圍之內,那麼它毫無 疑問是有管轄權的;但如果它自己定位在台灣這一部分的話,這對台灣來說,其實除了司法以外,還存在政治上定位的問題。不管怎麼定位它都應該有管轄權,這都 不存在問題的。

所以我覺得這個訴狀,當然就像你剛才說的,台灣是個民主社會,我覺得更是一個法治社會,在這個問題上,對台灣司法界是一個 考驗。但其實更重要的是通過這個事件,讓台灣人民和台灣政界認識到,從中國大陸來的這麼浩浩蕩蕩的採購團和這麼大的統戰隊伍究竟是些什麼人,讓他們看清楚 這一點。

主持人:好,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我們接一位加州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

吳先生:大家好,台灣對這些 迫害法輪功的高官採取法律手段、提告都很好。當年所謂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共誘騙國民黨人出來登記,登記幾個月後,近百萬國民黨人全國統一集體被槍殺了,槍 殺時要民眾去看,說這是震撼教育,之後還要做出表態,感謝共產黨為民除害。同時這些反革命者的家屬子女受盡了凌辱和迫害。中共政權喪盡天良,我們希望能早 日解體這樣一個政權。做得好!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吳先生。請竹先生來回應一下觀眾朋友的意見。

竹學葉:我覺得在一個 人類社會裡面,由於政治的觀點不同,大家有一些紛爭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現在社會。但是我覺得更深層一點呢,不管是誰,你一個團體也好,以什麼面貌出現,那 麼做一個事情,大家知道大家都會有一個評判。那麼像現在中共到台灣去統戰,台灣人民我覺得應該有這種機會也有這種權利去了解,到底中共是什麼樣的政黨,中 共的政權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

那麼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呢,我覺得法輪功學員把迫害的這些高官(他們負有直接責任嘛)依 控告方式、依法律形式來尋求解決,反對迫害。但是我想不管司法當局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也不論中共如何反應這件事情,反應好不反應也好,但是台灣的民眾我想 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來了解,到底事實是什麼樣的。他們身邊有這麼多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又揭露了這麼多事情,中共高官又是避而不談,中共方面現在為止也是 沒有任何反應。

那麼台灣民眾就會有一個判斷,這件事情是真的嗎?是假的嗎?這和政治有沒有關係啊?那麼如果這樣的政黨它們勢力過來以後, 它們會怎麼對待台灣人民或怎麼對待我啊?我想這個事情就和台灣民眾的自身利益緊密相關,不管你自己有沒有信仰,不管你到不到大陸去。因為就像你說家裡來一 個人,這個人是什麼人物,我如果不清楚的話,他要是好人還好,他要是壞人,那我們家可能就會有問題。所以我想這些高官到了台灣去,台灣民眾就自然應該有這 種要求去了解這些人,我想這是他們的一個機會。

主持人:好,那我們再問一下朱律師。朱律師,法輪功學員這回狀告這幾個中共高官殘害人群罪,那在台灣有沒有控告殘害人群罪這樣的先例呢?

朱婉琪:在回答主持人這個問題之前,我先補充而且回應一下剛才兩位評論員非常中肯的評論。今天台灣的中央政府,把這些中共高官放進來,把人權惡棍放進來,事實上真的是跟台灣地方的民意完完全全背道而馳的。

我簡單舉幾個事實來講,第一個,地方政府贊不贊成放進來?就我們所知,這些採購團帶了大批的人進來,吃掉了地方政府很多預算,這在經濟並不是很理想的情況之下,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地方政府對於這個採購團進來大吃大喝,還要浪費人民的民脂民膏,是非常反感的。

地方的議會就我所知,目前台灣各地在醞釀一件事情,就是要從議會的角度來決議,不要讓中共的這些官員還有幹部進入到台灣,如果他有參與迫害的事實,並且說這些高官不應該到我的城市來污染我的城市,並且要求中央政府不要讓這些人入到台灣境內。

那台灣民眾像剛才兩位評論員所講的,更是反感,說你為什麼要把這些人權惡棍放進來,然後我們的警力還要保護他,而且他們被告的是國際上的重罪,這一連串的事情都讓台灣民眾作噁,所以對台灣的中央政府能不能夠體會,能不能夠不要忽略地方的民意,我們也在拭目以待。

殘 害人群罪呢,的確在台灣沒有什麼壞蛋會犯那麼嚴重的國際重罪的,就是用在中共的身上。從2003年殘害人群罪的第一個例子,就是法輪功團體告江澤民的案 子,衍生到現在2009年,我們先後提告的其實總共是5個,5個中共官員,這一個月是4個,總共是5個中共官員和高幹,都是用殘害人群罪。對於台灣的高檢 署來講,也是一個震撼教育,首先,這個殘害人群罪在國際法上本來就應該要適用普遍管轄原則,你國內法既然把這個國際人權的規定給國內法化了以後,你就必須 要依照這個國際的標準來適用普遍管轄原則。

第二個就是國內管轄的問題,國內管轄的話,在中華民國憲法沒有變更國土的決議前,以及兩岸關係 條例當中講得非常清楚,大陸地區是台灣以外的中華民國領土,所以台灣的司法當然對於這些犯有國際重罪的人具有司法管轄權。換句話講,不管就目前中華民國的 憲法、中華民國的刑法,以及國內法化的國際人權的殘害人群罪的條例,即便你高檢署不熟悉,以前沒有適用過,我們也期待高檢署能夠真正的依法辦理,不要在兩 公約簽署之後,還那麼的怯懦。

而另外一個事情,真的像剛才兩位評論員所講的,如果中央政府放進來的話,司法界跟台灣民眾可經由這個過程了 解,這些人的手上是怎樣沾滿血腥的。像湖北610頭子,湖北有好幾家醫院進行活摘器官這樣子的暴行,也經由法輪功學員的提告,再一次的在台灣社會揭出來。 台灣有很多人到中國大陸作器官移植啊,如果都是這些活摘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誰敢去?所以這些頭子來呢,可以說也把他們所參與的惡行帶到台灣來曝光。

主持人:好,謝謝。那橫河先生?

橫 河:我想呼應一下剛才朱律師所談到的事情。以前在中國大陸有一個笑話,說要打垮台灣根本不用軍隊,派200個縣府書記去就把它吃垮掉,現在你看真的是應驗 了。還有一個問題,不僅僅是台灣人民反對,大陸人民也反對,在趙正永剛剛宣布去台灣訪問的時候,在網路上(刪掉的帖子不算),公布出來的帖子80%是反對 的,被認為是拿了老百姓的錢出去遊山玩水。80%的大陸人是經過篩選,經過刪減以後的帖子,兩天以後這個帖子整個被封閉掉,就沒有了。所以大陸的民意也不 同意他們去,也不希望他們去,因為他們也是花老百姓的錢,結果到了那邊又吃那邊老百姓的錢,兩邊通吃。

主持人:那我們看到世界各地包括台 灣也在密集狀告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官員,但是對很多的大陸人來說,現在這個官方好像也不提法輪功了,也沒看到法輪功在外面練功了,是不是沒法輪功了?但是法 輪功方面一直有很多案例出來,就是迫害仍然在繼續,而且一點都沒有減輕,那麼現在對法輪功迫害的程度到底是怎樣?竹先生?

竹學葉:我想中 共現在是採用了所謂的「只做不說」這種策略,對中國民眾的確起到了一個很大的痲痺作用。它以前是大肆的宣傳說法輪功如何如何,詆毀不遺餘力,同時當然還有 就是肉身的迫害、精神的折磨。那經過一段時間以後,如果天天這麼講,很多中國老百姓已經煩了嘛,你一天好幾個小時,所以它知道不能繼續這樣。

在 開始的時候它說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那麼三個月過後你怎麼辦?法輪功如果還是如何如何,那老百姓就會說看來原來那個說法可能都有問題,所以它就不能再 那麼強調了,但是它要把法輪功滅絕的這種做法,就我們對中共的理解,我們知道它是沒有停止的,那麼從被揭露出來的事實來看也是一樣的。

從 99年 7月開始迫害之後到現在為止,我們看到通過突破網路封鎖,從不同的渠道揭露出來,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經達到3,240位,這在相當長的時間裡是 直線上升的。到06、07年以後,這個曲線趨緩,我想變緩的原因可能有幾種,一個是中共封鎖消息的方式越來越隱蔽了,越來越不容易透露消息;第二個是因為 很多學員開始的時候明明白白的是在監獄裡面被迫害致死的,那外界容易知道,後面有很多學員流離失所,最後真的不明不白的就沒有了。

還有一 些就像剛才朱婉琪女士講的,被活體摘去器官的法輪功學員,這些人他們在正式登記的文件裡是找不到的,因為法輪功學員不願意牽連別人,講真相被抓之後,他不 告訴你他是從哪裡來的,因為中共有一個株連的政策。所以方方面面的原因就造成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後,很多人是不知道的。

那麼這種情況 下,它宣傳當然不能天天說法輪功還存在、法輪功還很頑強,它不能這麼講,所以它只做不說。但是像610辦公室這幾個出來的高官,他們所領導的那些迫害體系 一直都在高速地運轉,尤其610因為臭名昭著,它就改了名字叫什麼「維護治安」啊,用這種名目,但是它的職責沒有任何的改變。

主持人:橫河先生請。

橫 河:我想舉幾個例子說明現在迫害還很嚴重。我有一個朋友是紐約的,他告訴我他的父親就是在9月29日被青島法院開庭審判,就是3天前。他自己就是青島的律 師,他請了兩個北京的律師,結果青島市司法局下了一個文件,不准請外地律師只能請當地律師,因為當地律師怕他們司法局,所以就會替司法局說話。這是9 月29日的事情。

另外,從6月份到9月份,4個月之內,明慧網上公布抓到洗腦班的還不算是勞教或監獄的,有1,270名,這是在中國大 陸。同樣是在青島,8月5日的時候,有一個叫尚德興的法輪功學員,他的孫子手上拿著一個神韻光盤給別人,抓起來判了3年。為什麼判3年?一個法官跟他說: 你請了律師,就一定得判你3年。

主持人:好,我們有最後一個問題要問朱律師,您覺得這次台灣的連環告在法輪功國際人權訴訟的全球版圖上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朱 婉琪:我覺得這個意義非常的重大,我舉一個現實的例子。現在很多大陸民眾來到台灣,他看到了西班牙起訴江澤民、羅幹等,還有阿根廷發出逮捕令,還有法輪功 學員可以遞訴狀的這些新聞報導的時候,法輪功學員車隊經過的時候,那些大陸民眾都伸出大拇指叫好。我們說現在大陸人民來台灣是另一種形式的「投奔自由」。

我相信在他們心目當中知道,在大陸他喊不出一句「法輪大法好」,而他來到台灣看到這些他所痛恨的、禍害中國民眾的高官被民眾告了,看到法輪功學員能夠光明正大站出來煉功,講一句公道話,你想想看,這在中國民眾的心裡,同文同種的中國民眾心裡是多麼震撼的事情。

所 以台灣的連環告在全球人權訴訟的版圖上面,基於兩岸清楚的對比,西方人會去反思,會看到台灣50萬、60萬、70萬的法輪功學員對比了中共的沉默。這個迫 害不管再怎麼沉默,這個對比和這個連環告會繼續下去的,直到國際法庭,甚至在北京在中南海。我們期待有一天把積極參與迫害的人,就在中國大陸的地區上,讓 中國民眾伸出大拇指說:在我們中國的土地上把他們繩之以法!

主持人:好,謝謝朱律師,也非常感謝二位的評論。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收看,如果您有什麼想法要跟我們分享,您可以寫給我們的反饋郵箱 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的收看,再見。

本文網址: www.ntdtv.com/xtr/b5/2010/10/02/a437744.html#vide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