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平和

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裡能讓人感到真誠.良善
  • 111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朱婉琪:剖析法輪功的人權議題(中)

朱:我想真正受到嚴重挫折的是中共,而非法輪功學員,也不是支持法輪功的人權律師及人權活動家。道理很簡單,法輪功學員是信神的人,並且是堅持遵循 信仰原則的人,無論歷經多少磨難,他們的內心是真正自由的,他們選擇了堅持信仰的道路,擁有精神昇華後的高尚感受,這不是想消滅他們肉體的人所能了解的, 而使用暴力鎮壓信仰的,在歷史上向來以失敗告終。真正可悲的正是那些不肯悔改,繼續對學員施暴的江澤民的幫凶。迫害的時間越長,他們累積的罪行越多,他們 的惡行不僅傷害學員,更是傷害他們自己、他們讓家人和子孫蒙羞。這些不肯悔改的惡人遲早要面臨法律的最終審判,這一點我從不懷疑。

對於人權活動家來講,我很敬佩在中國大陸不畏生死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像高智晟、唐吉田等維權律師,他們早已經是中國人爭取人權和自尊的道德典範了,我認為不能在「受挫」的這種窄格局上考慮這群有志之士。

問:有人認為,法輪功在全球範圍內的人權活動過於龐大,遊行、發真相傳單、提告,會引起中共更深的反彈,更加的仇恨及迫害,你的觀察是?

朱: 打個比喻吧,你在馬路上看到人被殺、被傷害,我們總會本於良知,首先想到的是阻止行兇殺害、甚至自己都會奮不顧身的去救人。因為擔心殺人的人會不高興、會 反彈、會仇恨,我們就能眼睜睜的看人被殺害嗎?殺了人、傷了人的惡人不該負起法律責任嗎?更何況中共行凶殺害、傷害的對象是中國社會中上億的好人。

海 內外法輪功學員不斷的在世界範圍內,每日不懈的暴露中共邪惡真相、發傳單、打電話、辦媒體,從「九評共產黨」問世之後,將近有八千五百萬的中共黨、團、隊 員幡然悔悟,退出了中共,不願當中共的替罪羊,這一切是事實,就我所知,去年中共的兩會期間,中共高層達成的唯一共識,就是打共產政權的保衛仗,維持政 權,根本無心再談其它了。整個中共走向歷史的墳墓是大勢所趨。

中共原本就是靠欺騙、仇恨起家的政權,一切積極揭發中共暴行的真相作為,對共 產黨都是芒刺在背,令他們膽寒,但另一方面,對於那些內心也厭惡中共黨組織迫害無辜人民的黨員,會加速他們離開中共的決心,不想跟著陪葬。法輪功團體龐大 的反迫害運動,恰恰是要喚醒那些還可救要的中共黨員,要制止那些不可救要的人繼續行兇。

問:我們看過在法輪功反迫害活動中有「天滅中共」和「解體中共、結束迫害」的說法,是不是帶著對中共仇恨或政治因素,你能說明一下嗎?

朱: 我想你是問的含蓄了。明白的說,法輪功學員和法輪功的律師不會去搞政治、鬧革命的,這既不是我們修煉的目的,也不是我們反迫害的目標。「天滅中共」講的是 一個真理,就像中國人自古就相信「多行不義必自斃」、「自作孽、不可活」。我們也可以說「中共多行不義必自斃」或「中共自作孽、不可活」。「天滅中共」是 揭示中國共產黨的不義行為終究會覆亡、得到惡果的說法,是提醒中國共產黨員「善惡到頭終有報」,這個道理是中國人對宇宙天理認識的智慧,沒有什麼政治或仇 恨因素。如果學員真的有政治或仇恨因素,今天全球反迫害的活動不會那麼理性平和。

至於「解體中共,結束迫害」的說法,人們經由「九評」更了 解中共的邪惡本質後,所引發的退黨大潮,他的黨組織的份子都選擇離開它了,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了,中共的組成份子不斷地退出它,到了某個臨界點的時候,它 不就和平解體了嗎?中共解體了,迫害不也就結束了,不只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國共產黨所迫害的中國人太多了,我的父執輩都是跟隨著國民黨來台灣的,他們是 親身經歷或是目睹過共產黨的狠毒的,當他們聽到、看到「天滅中共、解體中共」,想起自己的國仇家恨,有的長輩真的會老淚縱橫,總說我們青年的一代對共產黨 的認識的太淺薄了。

問:法輪功團體多專注於講法輪功的迫害,對其他弱勢團體的關注似乎不夠?

朱:法輪功團體 全心專注於講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制止迫害法輪功是目前整個大環境的客觀因素所促成的。中共操縱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的是「滅絕性的迫害」,這場迫害 之嚴重、迫害手段之狠毒、包括活摘學員器官、迫害時間之長久,受害人數最多,有多少中國人就在你我講話這一刻,正在受著非法關押、被那些參與迫害的公安、 警察強暴、酷刑折磨,受害者的家人終日以淚洗面,整個中國社會被拖進這個恐怖的紅潮中,我們的內心是多麼急切的想要制止這場迫害,希望國際社會伸出援手協 助,不管修不修煉法輪功,生為一個人總該也有不忍之心吧。

但當前的現實是,因為利益所惑,或是因為恐共心理,真正敢於站出來公開要求中共停 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也好,團體也好,遠遠不足,再加上媒體的自我審查,許許多多媒體甚至不敢報導法輪功學員在大陸地區受迫害的案例,不論聯合國人權委 員會、美國國務院、還有許多著名的人權組織,像國際特赦或人權觀察組織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的報告已經汗牛充棟,這些媒體就是裝著沒看到這場迫害。

由 於缺乏國際媒體引發廣泛的社會效應,使得法輪功學員必須靠本身全心全意的努力來揭露迫害,當然也包括自己來辦媒體,爭取到更大的正義的力量來協助制止這場 迫害。從江澤民1999年發動鎮壓以來,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除了修煉、工作、養家、還有其他的社會活動外,每天的時間所剩無幾,因此全力投入制止迫害。十 幾年來,沒有一天歇息,每天都投入在揭露迫害、講清真相的學員在全世界各地比比皆是,真是夙夜匪懈的在努力著,很多人也是因為受到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感召, 也站出來支持法輪功學員的人權義舉,問問那些在中國大陸為法輪功學員頂著生死壓力的維權律師就知道了。這十二年來,感人的故事太多了。

問:法輪功被中共鎮壓十一年,自從中國經濟起飛後,華人社會大部分的媒體都不報導法輪功相關的人權問題,你的觀察是?

朱: 談到媒體,我認為該把媒體的經營者和記者、編輯分開來看待。很多人說「哲人已遠」,我借用來說「報人已遠」。我年輕的時候,對於一些有格局的報人,真是打 從心底尊重他們堅持辦報、辦好媒體的那份專業良心,這些辦報的知識份子,即使營利艱難,他們寧可讓報紙倒了,也不願意出賣自己的堅持,我覺得拿筆桿的人就 應該有這個風骨。但是反觀現在媒體的經營者,很多根本不在乎專業道德,為了獲利,可以為獨裁政權喉舌、可以自我審查不報導,做著昧著良心的事根本不在乎, 而那些有理想性,堅持專業原則的的媒體工作者、記者、編輯面對這個大環境是很壓抑的,我接觸過許多對社會有高度理想的記者,他們對於人權的受害者像法輪 功、西藏、新疆和民運人士非常同情,也很用心的採訪,但是「上面」不要他的稿子,甚至有的主管乾脆要他把稿子直接交給中共國台辦審稿。

媒體 經營者沒有社會責任感,對公民社會的發展和影響是非常糟糕的,你到任何地方都可以常聽到人說:現在的社會都是被媒體給亂的。港台的大多數媒體,在中共威逼 利誘下,不敢報導法輪功受反迫害的新聞,那是媒體經營者短視近利的選擇。這樣的媒體,我想終究經不起考驗,遲早會遭到淘汰的,我想目前的媒體在社會公器中 是最需要深切反省的。

問:大陸地區對於法輪功的鎮壓會在中共執政期間停止嗎?

朱:我們幾位人權律師的答案是 很一致的,這十幾年來中共動用整個國家機器的打壓,無線上綱,很難收手了,這個迫害一旦結束,所有迫害者都將為這場中國歷史性的災難負起法律責任,因此,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要它主動停止這場迫害,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迫害元兇江澤民,就我們所知,江澤民他還一直堅持著利用他的殘餘勢力迫害法輪功,想盡一 切辦法維持這場鎮壓。

當然,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後清醒,尤其是中國學員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揭露迫害,感動了許多中國人, 這幾年來確實有更很多正義之士在大陸地區也好,在海外也好,站出來反對中共的這場迫害,包括不畏生死的許多中國維權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上書中 南海等等義舉,這場鎮壓肯定是越來越難維持了,但是只要迫害存在一天,無辜的修煉者的生命就危在旦夕,我們沒有時間鬆懈,要不斷結合海內外更多正義的力量 來制止這場滅絕性的鎮壓。@(待續)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12/9/n3108357.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